不支持Flash

农民遇抢劫向警察求救被送进精神病院43天(图)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26日16:47 SMG《1/7》
农民遇抢劫向警察求救被送进精神病院43天(图)
SMG《1/7》播出节目《精神病疑云》

  SMG《1/7》播出节目《精神病疑云》,以下为节目内容。

  演播室:

  一位遭遇抢劫后向警察求救的农民,却被送进一家精神病院。在此后的43天里,这位名叫叶正生的人被关在有五道铁栅栏的隔离区内强制治疗,他四次下跪,请求精神病院院长与自己的家人联系,但是都遭到拒绝。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来临,叶正生的家属才得知如此荒唐的事情。几经交涉之后,叶正生才被放了出来。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1/7》记者展开了调查。

  正文:

  对于今年37岁的叶正生来说,曾经被送进精神病医院的经历,就象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缠绕着他。2007年1月30号,记者找到叶正生的老家--江西省乐平市接渡镇下窑村的时候。叶正生被家人从贵溪市精神病院接回来已经三个星期了,但是一说起曾经的遭遇,他难以平息内心的愤怒、委屈。

  叶正生:觉得委屈。因为我是冤枉住的院嘛。花去三、四千块钱。因为我没病嘛。

  叶正生被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而且一关就是43天,在整个下窑村,他的特殊经历激起了轩然大波,乡里乡亲都觉得这简直就是类似天方夜谭的事。

  村民1:(叶正生)没有精神病的,哪有精神病呢?

  记者:从来都没有?

  村民1:没有。

  记者:那么他们家里面有人得过精神病吗?

  村民2:家里没有的。

  记者:从来就没有精神病史?

  村民2:没有的。

  村民3:哪有精神问题,(叶正生)他每年都在外面打工的,有精神病怎么可以给他打工呢,简单得很呐这个事情。

  然而,叶正生又确确实实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而关他的就是这家贵溪市精神病院,医院曾经坚决不许他出来,哪怕他向医院院长下跪、求情都不行。

  叶正生:我就求他,下跪求他,我说我没病,他不理我。他就打了我几拳。

  记者:你说院长还打了你?

  叶正生:嗯,他说他打我就像打一条狗。

  记者:当时什么感觉?

  叶正生:心里就是好象刀割一样的。

  对此,贵溪市精神病院院长则信誓旦旦地保证,叶正生绝对是有精神病。

  贵溪市精神病院院长 戴迪:千分之千的精神病人。如果他没有病,我把他关在这里,我发誓没有,我丧失了做人的人格、尊严,比猪狗不如。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呢?一切还得从2006年11月25日说起。这天,原本在浙江打工的叶正生夫妇准备回乐平老家,中途在江西省贵溪火车站转车。

  叶正生:坐到贵溪下车,下车我就买车票给我老婆送乐平,因为我是不想回来的。

  把妻子送上回家的火车后,叶正生要去义乌批发点小商品回老家卖,没想到就在这时候,忽然上来几个人把他围住了。原来他遭遇了抢劫。

  叶正生:我就想跑。

  记者:是什么样的人?

  叶正生:三、四个人。有一个个子比我小一点,有两个是跟我差不多高。跑到火车站那里有个牌子,就被他们追到了,密码箱就被他们抢过去了。

  多年前,叶正生因意外左眼失明。被歹徒围攻时,他根本无法招架。密码箱被抢后,叶正生拼命逃,因为当时他怀里还揣着他们夫妻俩在浙江打工一年所挣到的1万零1百元钱。

  叶正生:这笔钱比我的命还重要。(他们)大概追了五、六十米路,又追到了,把我这里拿铁器的东西打了一下过来 当时不知道痛,因为人都吓昏了。不知道什么痛与不痛。血反正从这里流下来流下来,一直在流。

  就在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夺路狂奔的叶正生看见了一辆正在巡逻的警车。

  叶正生:我就心里说我说安全了。我就拦警车报案。

  根据叶正生回忆,警察当时向他提出,要么把他送去火车站、要么移交当地派出所处理,但是都被叶正生拒绝了。叶正生说,由于当时极度紧张,他不敢离开警察半步,并且一把拉住警察之后就不撒手了,还反复要求警察用警车把他送回乐平,并表示愿意承担路费。自己身上还有一万多块钱。接下去发生的一幕,叶正生做梦也想不到。

  叶正生:(警察)被我拉着不放,他打了个电话,打了个电话后他说好,我送你过去。没想到他一下子就把我带到精神病医院去了。

  这就是贵溪市精神病院,位于贵溪市的南郊,2006年11月25日中午11点左右,叶正生被送到了贵溪市精神病院。叶正生说,当他发现自己竟然被送到了精神病院的时候,他曾经拒绝下车。

  叶正生:我是拉着它车子(警车)上面的椅子的,我不下来,我知道是精神病院。我不下来,四个人就把我拉下去,就摁在地上抬上去了。抬上去后他(警察)说这个人有钱,他就走掉了。

  那么,当时的那几位警察到底有没有这么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记者向贵溪市公安局提出了采访要求,但是遭到了拒绝。为此,记者采访了曾经和警方接触的《江南都市报》记者金其会。

  《江南都市报》记者金其会:它(贵溪市警方)对这一点没有回避,是他们开着警车把叶正生送到精神病院。

  金其会也是目前为止唯一曾经采访到贵溪市警方的记者。

  《江南都市报》记者金其会: 警方解释是这样的,叶正生是不是精神病患者,作为警方我们没有办法判断,我们只有把他送到精神病院,通过精神病这个专科医生,来诊断他是不是精神病患者。如果是精神病患者,他需要治疗,他就在医院继续治疗,如果他不是精神病患者,这个医院应该把他及时放出来。

  那么,叶正生进了贵溪市精神病院后,遭遇到了什么呢?

  叶正生:三、四个医生摁在地上把我的钱、身份证什么东西都全部搜去了。

  记者:你反抗了吗?

  叶正生:反抗啊,但是被他们四、五个人摁在地上了嘛,没有反抗的力量嘛。我说我没病,他不管,不理我。然后他(医生)就一下子就打针过来嘛。我就头有点晕晕的,想睡觉了好象。

  这是一份叶正生在贵溪市精神病院的住院病历上,记者看到,叶正生在住院的43天期间,医院为他做的唯一的检查就是量了一次血压,其他没有任何记录。叶正生说,自己被安排和其他的四五名精神病患者住在同一个房间里。他只要稍有不从,医生就不由分说强行给他打针,然后他就会昏睡过去。

  叶正生:醒来就是想回家。我求他,他不放,我就绝望了嘛。根本就没有办法。因为逃不掉啊,三、四道门关在那里头啊。

  在此后长达43天的强制治疗期间,他曾经4次向医院的戴迪院长下跪,苦苦哀求出院,但每次都遭到了拒绝。甚至被殴打。

  叶正生:我说我绝对没有病,他就不听。我就说你给我家里打电话,电话号码我报给他了,他都不肯。

  据叶正生说,因为担心药物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刚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前几天,他一直拒绝打针吃药,但是他就马上发现自己的饭里面有了异样。

  叶正生:因为吃到饭底下,就有一股甜的味道和苦的味道。反正在那里,就是晚上六点多钟睡,睡到第二天(早上)六、七点再醒来。

  尤其让叶正生感到愤怒的是,他曾经看得重如生命、拼死保护的那一万零一百元钱全部被院方收走了。其中的9600元作为治疗费直接进了医院帐户,还有500元则当作日常零用由护士保管。至于叶正生自己,则完全丧失了对这笔钱的支配权。

  叶正生:就像买零食,我根本没有买过零食,他还给我记帐,他说反正你那里有钱。他说你买不买随便你,吃不吃都要花钱。他们就是说不会放我出去,我看得出来。

  记者:为什么?

  叶正生:为了钱嘛,因为我的钱被他们拿去了嘛。

  为了进一步核实叶正生的说法,记者多次前往贵溪市精神病院,同时多次与该院戴迪院长联系。但始终没有任何回音。2007年2月1日上午,记者再一次来到贵溪市精神病院了解情况时,遭到了医院工作人员的极力阻挠。

  实况:拍什么什么拍.

  那么,这家贵溪市精神病院究竟是谁办的呢?经过多方了解,记者获知这是一家民营医院,总投资为300万元。院长名叫戴迪,原来是江西上饶横峰县精神病院的医务人员,是一位主治医生。 记者联系贵溪市卫生局提出采访,但是卫生局表示对于叶正生事件本身不作评价。那么,医院究竟是怎么对待叶正生的呢,记者得到了一盘暗访的录象带。让我们来听一听院长的解释。

  戴迪 贵溪市精神病院院长:他讲医生也是跟他村庄的人串通起来害他,饭里面有毒,

苹果里面有毒。他说你听不到啊,我可听得到,外面都有人讲(要害我),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从这个言谈中,这是一种幻觉,叫幻听,明显的幻听。

  那么,为什么在叶正生的病历中没有相关的检验记录呢?

  戴迪 贵溪市精神病院院长:病历记录没有记全,这是我们的最大失误,最大的失误。但是我讲的话,我可以对天发誓。

  同时,戴院长还矢口否认曾经殴打过叶正生。

  戴迪 贵溪市精神病院院长:我绝对不打病人一下,我跟你讲。

  那么,自称在住院期间被严密看管、与世隔绝的叶正生,最后又是如何离开这家精神病院的呢?

  叶正生:我就看见那个当临时班的比较老实,我相信他,早上没人的时候我就起来,起来后我就跟他说,我给你1000元钱,你能不能给我家里打个电话。他说可以的。

  叶正生说,就是在2007年1月初,一名在医院里打杂的临时工对他的遭遇动了恻隐之心,给叶正生的家人打了电话。2007年1月6号中午,叶正生的亲属闻讯赶来。

  叶正生的姑父 袁为善:我当时我都不太相信这个事情,我说怎么可能是(在)精神病院呢?叶正生这个人是一个半文盲,农民, 性格是比较急噪的,这个我承认,因为我是他姑父。看着他长大的,这些情况我都知道的。至于讲他是精神病,这个绝对讲不过去的。

  袁为善,叶正生的姑父,一个从业几十年的老中医。当他知道叶正生竟然被关在精神病院里,震惊不已。当他看到叶正生的时候,震惊变成了愤怒。

  叶正生的姑父 袁为善:头发都打结了,衣裳很脏的,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那个样子。但是我看他的面部表情很正常的。非常正常。

  让袁为善不能理解的是,医院在收治叶正生时,与警方根本没有交接手续,但是等到他们接叶正生出院时,竟然颇费周折。

  叶正生的姑父 袁为善:戴院长说的,怎么那么容易呢,这个人,叶正生是贵溪的110送过来的,我可以归还110。要么你就请110来,我不能给你带去。

  于是,叶正生的亲属当即拨打了110,在贵溪警方到场后,院方才答应放人。结帐时,叶正生原有的一万零一百元钱竟然花去了近4000元,医院退还了剩余的6258.17元。但袁为善发现,在叶正生43天的住院病历上,居然没有任何化验单据。

  叶正生的姑父 袁为善:这里面我有很多解不开的疑团。第一,院方没有通过现代化的检查,就判定他是精神病。他(叶正生)在里面40多天就量了一次血压,什么化验都没做。

  当袁为善向医院提出这些疑问时。没想到,他竟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叶正生的姑父 袁为善: 他说我凭我的经验,这个人确确实实是一个精神病。我说要不要通过什么检查呢?他讲国家目前还没有这种检查的方法,我讲脑电图、心电图,一般的常规检查不要啊?对不对?他讲不要不要,凭我30多年的经验,我说他是精神病就是精神病,我说他不是精神病就不是精神病。

  事实上,贵溪市精神病医院院长戴迪也是这样对一家电视台的记者说的。

  戴迪 贵溪市精神病院院长:如果连最起码的这些精神病的症状我都诊断不了,我不配做医生,也不配做人。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0,900,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