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的大数据谁来统计?

2014年12月05日16:56  新闻专栏  作者:韩赤飞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韩赤飞

  中国的媒体,每当说到成就时,总能弄出一串串光辉数据,同比啦环比啦,也不知从哪里统计而来。这些如相声套话般的数据让人听的耳朵犯困,神经麻木。我们会产生这样一个思考:天下真有永远都在增长的好事吗?

  天天看到媒体报道的那些伟大增长,老百姓们本应天天感受喜悦,可却很难在这些体现增长的数字里感受到实惠。甚至在成就报道之后,再看到一些很不和谐的恶性事件在媒体爆光,比如恶性拆迁、城管打人、江河污染、有毒食品、制假售假、老师奸污女生,贪腐官员普遍通奸等等,我们对成就数据的喜悦感更是大减。

  在报道这些丑恶事件时,我们一般很难看到有同比环比的统计数据。是我们根本就没有统计这类事件的机构部门,还是这些数据太触目惊心不宜公布呢?如果是前者,既没有这类机构统计,那用纳税人的钱养的那些各类监管部门是干什么用的?如果有这些统计却因为怕给政府的光辉形像抹黑而不敢报道的,这些光辉成就的数据能让老百姓真正的信服吗?

  就如贪官来说,报道里落马的老虎一个比一个贪,一个比一个大,老百姓不断的目瞪口呆,甚至连苍蝇级的小贪官也在不断刷新贪腐纪录。落马的贪官有的甚至是国家顶层设计级的人物,当管人的管钱的管地的管药的管电的管油的管土的管矿的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贪官,一拨一拨的不断在电视里涌现;当一个管水的苍蝇级人物都会成亿级的贪官;当在管枪的军队里也出现上将级贪官时,老百姓谁还敢相信,往日媒体上报道的这些贪官只是官员中的极少数?这个极少数的数据是从哪里统计出来的。如果不是极少数,那么这些贪官和不贪的官员之间的比例到底是多少?如果没有贪官产生形成的分析数据,我们就无从知道,这些贪官的贪腐是孤立事件,还是我们的体制设计上出了问题?

  当老百姓想知道这样的数据时,我们那些同比环比的数据哪去了?没有数据我们也就无法知道,我们的贪官到底有多少?是同比环比一年比一年多,还是一年比一年少?

  如果说表现成就的数据能让老百姓感到信服并喜笑言开,那么贪官数量同比环比数据同样也会让政府和老百姓正视现实并认真思索。准确的统计数据是制订政策甚至法律的重要依据,这本身就包含成就和罪恶的数据。

  只有正视现实才能真正的面对现实,只有找到病因才能对症下药。如果我们统计部门能够把在各行各业不断涌现的大大小小的贪官产生的原因进行相对准确的统计,让我们在分析数据中发现贪官形成的机制,也许我就能够从中找出铲除贪官的相应对策和机制改进。

  同样,有了这些同比环比数据,就可以通过这些统计数据准确看到时间线上的贪官在同比环比有增长和减少。

  如果我们确实就没统计各类贪官的机构,希望相关的纪检部门里要有这样的统计部门,否则我们就无法分析那些不断发生的恶性事件同这些大大小小的贪腐官员是不是有某种关联。

  我们的社会就如同一个巨人,是人就要得病,得病就需要治本,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如果我们只打老虎苍蝇而不去制理产生老虎苍蝇的场所,老虎和苍蝇不可能打光。媒体是一个很好的医生,如果媒体在不断报道伟大成就的同环比数据的同时也同样报道丑恶事件的同环比数据,习主席的依法制国思想就会真的落在实处。我们的媒体就会让老百姓真正信服。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贪官 大数据 环比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