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辽西选举血案调查:基层选举条件仍有欠缺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3月30日09:47  新华网

  《瞭望》文章:“选举血案”的深度追究

  选举只是民主的一小部分,权威力量的支持保障与做实民主内涵都不可或缺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范春生

  辽宁省北镇市赵营子村农民李东辉虽当选村委会主任,却因曾送两瓶酒和一个菠萝被举报“贿选”,始终无法任职。一怒之下他将举报人一家5口全部杀害,制造了辽西地区近十年来最恶性的血案。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查发现,选举中,上级党委、政府部门没能负起监督指导责任,甚至“和稀泥”,一定程度上激化了矛盾;而在一些基层选举中,民主不到位,利益太集中,也频频引发“选举暴力”。

  “候选人”杀害举报者一家五口

  今年1月15日,辽宁省锦州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5口灭门惨案一审宣判,凶犯李东辉残忍地杀害了同村表姐夫叶春祥一家,被判处死刑。惨死的一家人,是叶春祥、叶的妻子戴丽红、母亲张桂琴、女儿叶超以及儿子叶振。

  李东辉今年41岁,一直住在北镇市广宁乡赵营子村。2007年4月20日,该村举行村委会主任选举,实际参选人数为560人,李东辉获得307票,另一位候选人获得215票,作废38票。

  按规定,李东辉当选。就在他准备上任时,叶春祥多次向乡党委举报,称“李东辉在选举前送两瓶酒和一个菠萝”,构成贿选。这使李东辉没能任职,产生伺机报复杀死叶春祥的念头。

  2008年8月25日晚上8点多,李东辉见叶春祥在本村老秦家商店内与他人玩扑克,遂回家取来一把尖刀和一把三棱刮刀,乘叶春祥不备持尖刀多次猛刺其头面部、颈部等处。将叶春祥杀死后,李东辉又在叶春祥家、小商店等处,先后将叶的妻子、母亲、女儿、儿子杀死。

  本刊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叶春祥的妻子戴丽红常年有病,身体非常虚弱;叶春祥80岁的母亲张桂琴,发现儿媳被扎时上前劝阻被杀死。叶春祥的两个孩子,女儿叶超即将重点大学毕业,准备报考公务员,原打算案发次日返回大连的学校。年仅15岁的儿子叶振本有机会逃生,家中四人毙命后邻居们劝他快躲起来,可他想不到作为“舅舅”的李东辉能下狠手,最后被石头砸死,场面悲惨。

  连夺五条人命后,李东辉连夜逃往相邻的义县。8月26日向警方投案自首。法院认为,李东辉蓄意报复杀人,致五人死亡,其作案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应依法惩处。锦州中院一审对其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的叶春祥亲属经济损失18万余元。

  “这是一起政治案件”

  一审宣判后,李东辉没有提起上诉。目前他正等待着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死刑复核。2月24日,本刊记者来到北镇市看守所,见到了正在这里羁押的李东辉。

  李东辉见到记者后的第一句话是:“这不是普通刑事案件,这是一起政治案件,我其实也是受害者。”

  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中,他平静诉说了这起因被举报“贿选”而制造的灭门惨剧。下面是他的自述:

  “我家4口人,日子过得挺好,我本人也不是随便杀人的。一开始,人不都想进步嘛,觉得自己不老,能对社会作些贡献。村上当时搞得不太好,欠了不少外债,大家对原村干部不满意。正好赶上换届选举,在这种情况下就参加选举了。我跟大伙说了自己的想法,将来当上村主任咋干,干不好我就下来,大家都比较赞成。

  “当时选举都是按正常程序走的,乡里也来了人,全体村民都看着,竞争也比较激烈。最终我以高票当选,乡长当场宣布的。我回家等着乡里找,但始终没信儿。后来才知道叶春祥一直在告我,说我贿选,送了他两瓶酒和一个菠萝。我根本没贿选,那也不应该算贿选,就是亲戚之间的正常走动。

  “长时间不让我上任,我就找到市里、乡里,村民们也主动替我找。乡党委一位主要领导对我说,可以发扬民主,也可以扼杀民主。啥叫可以发扬民主,还可以扼杀民主?后来我才明白,就是不用你,选上也没用。乡党委的这位主要领导还说,你自己摆平举报的事,摆平了你就干,摆不平就别干。

  “后来,我多次找到叶春祥,就差点给他跪下了。我说姐夫咱都是一个姥的,我哪儿做错了?叶春祥始终没有答应放弃举报。其实他是被人利用了,原来村委会的一伙人不希望我上,就鼓动他挑头告我。

  “一年多来,我越想越憋气。我有选举权,也有被选举权,凭啥把我们老百姓的这个权利给剥夺了?发扬民主,扼杀民主。我杀人是因为这句话太不负责了。我就是多整死几个,就是要让叶春祥付出代价。这么做,我认为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荣誉,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捍卫尊严和荣誉。”

  选举条件仍有欠缺

  早在几年前,辽宁省就已发生一起类似的落选村干部报复杀人的事件。2004年,沈阳下辖辽中县刘二堡镇西高村村委会换届,村民苑志春落选后,认为是同自己有过节的高国忱捣鬼。当年5月20日,高国忱在家中被苑志春所雇的4人打死,老伴被打伤,震动一时。

  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近几年来,农村民主建设虽有了较快发展,但一些地方在村委会选举前后频频发生不同程度的暴力事件,造成了负面影响。辽宁锦州“落选”村委会主任这次杀死举报人一家,则是这种选举暴力升级的表现。

  2月18日,本刊记者来到北镇市广宁乡赵营子村,杀人的主要现场老秦家商店大门紧锁。商店及门前的石墙边,是李东辉杀死叶春祥及其一儿一女的地方,隐约还可见墙上或地面血迹。记者与几位村民聊起这桩血案,明显感到大家对李东辉杀死叶春祥并不憎恨,只是觉得有点儿“滥杀无辜”了。赵营子村党支部书记孟昭拥说,李东辉是个挺能干的人,口碑不错,有脑筋,也做过买卖,出了这个血案,真是太可惜了。

  以这起灭门惨案为代表的农村直选暴力事件,固然有过激犯罪的成分,但惨剧背后,暴露了一些地方的村委会换届选举工作存在诸多不完善之处,从而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血案的发生。这个不完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选举前后出现突发性矛盾甚至安全隐患,上级部门应变不足,甚至“和稀泥”,结果事与愿违,反而使矛盾激化。

  李东辉及其父亲李玉恩向记者介绍,选上后迟迟不能任职,李东辉本人曾多次向北镇市信访局、民政局和广宁乡党委、广宁乡政府反映,但几个部门之间不断“踢皮球”,尤其是乡党委主要领导让“自己去摆平”的态度,既令人伤心,也叫人无奈。

  广宁乡党委副书记、人大主任董永复说,村委会选举是非常严肃的政治活动,赵营子村选举结果出来了,李东辉当选,但是有人举报说有贿选。当时乡里开了领导办公会研究,并派出一个工作小组进村调查,最后认为既然有群众举报,李东辉这个村主任就不能上任。

  记者注意到,从2007年4月选举结果出来,到2008年8月李东辉制造灭门惨案,长达16个月时间里,对于李东辉是否构成贿选,广宁乡党委、政府一直没有正式文件,只有某某领导的个人意见或口头谈话。2009年2月25日上午,董永复在广宁乡政府几经努力,最终没有找到有关李东辉是否构成贿选,以及关于其不能担任村主任的任何文件。

  另一方面,贿选界定存在法律真空,实践中不容易把握,处置不当容易滋生事端。

  李东辉在选举前给表姐夫叶春祥送去了两瓶酒和一个菠萝,对此能否认定为贿选,存在较大争议。赵营子村村民秦百平、幺桂银、刘宝全等认为,这是亲戚之间正常的走动,算不上贿选。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冯昀指出,近年来各地村委会选举反映贿选的情况比较多,但因夹杂着风土人情和乡俗乡规,确实不好认定。而与此相对应,相关法律法规缺失,应尽快针对贿选、干扰或破坏选举等行为,出台或完善法律法规,使其在实践中更具可操作性。

  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陈宝龙认为,从法律上讲,贿选不是对一二个人的,它是对全体选民而言,能否确定为贿选,关键是看涉嫌贿选的行为是不是与当选有因果关系。从李东辉案件看,认定贿选缺乏事实根据。

  也有专家提醒,在一些村,因为有族长、组长等权威人物存在,“搞定”有影响力的几个人就能左右全村民意,此时即便贿赂少数人也是贿选。因此,对贿选的认定不仅需要法律细则,还要结合一个地方的实际情况。

  “北镇灭门案说明,当地乡党委、乡政府缺乏对选举的掌控能力,个别领导可能存在失职甚至渎职行为,值得反省。”陈宝龙说。

  基层民主遇到的危险信号

  辽宁北镇灭门惨剧,虽是一个较为极端的个案,仍然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在部分地区村干部选举期间,暴力事件抬头和升温的新问题。有村主任为求连任杀死反对者,有因落选雇凶伤人,更有候选人发出“谁跟我争,就打折他的腿”的暴力恐吓……这类新闻近年来时常见诸报端,是基层民主遇到的危险信号。

  沈阳市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处的一位负责人表示,除了像杀人、伤害这种严重的刑事犯罪外,村委会换届选举中比较常见的还包括闹选举会场、撕选票、砸票箱等事件,但因缺乏相关法律法规,惩处无依据,实践中处理起来很难。

  多位关注研究农村选举的专业人士认为,因选举引发的暴力事件,不乏派系之间的利益冲突等原因,但主要根源在于某些村干部当选后,利益比较大,权力得不到约束,为所欲为。

  “选举只是民主的一小部分,基层民主的真正内涵表现在民主监督、民主管理、民主决策上”,一位专家认为,从制度上分散和制约村委会权力,让村民大会或代表大会真正行使决定权,才能减少“选举暴力”的发生。

  有关专家还指出,对选举中出现的影响选举正常进行的行为,比如阻挠选民到会、选举中严重起哄、砸毁票箱等,称不上严重触犯刑律,但日积月累,极易激化矛盾,从而引发更严重的事件甚至酿成血案。因此,在《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没有刚性处罚规定的情况下,建议从完善立法和加强制度建设入手,辅以配套的监管等措施,实现“既治标又治本”的目标。□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村干部 选举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