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英山县长:700干部脱产扶贫 一周5天4夜不出村

湖北英山县长:700干部脱产扶贫 一周5天4夜不出村

第10期

2018-03-05 17:05:35我有话说(0人参与)
导读

“郡县治、天下安。”“议事厅“联合小康杂志推出中国百名县委书记系列访谈,纵论地方治理之道。

【人物介绍】田洪光,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委副书记、县政府县长

湖北省建立了“大数据” 第一巡查督导组,黄冈市英山县相应建立了“大数据惠民政策监督执纪作战室”。英山县长田洪光介绍,大数据录入了贫困户的家庭情况、社会关系以及银行卡数据等,监督入档的贫困户是不是买了豪车,家属里有没有公务员。对于精准扶贫工作,田洪光觉得,“利用了互联网技术,增强了贫困对象精准识别的准确性,增加了贫困人口社会认可的透明度。”

大数据能查出贫困户家里有没有公务员

议事厅:2017年8月,湖北省使用了一个大数据,对精准扶贫政策落实进行监督检查,英山县有大数据惠民政策监督执纪作战室。大数据发现英山精准扶贫识别贫困人口存在一定问题线索,请问问题线索是怎么发现的呢?

田洪光:大数据有一套软件,把扶贫的政策能够在这个软件里面进行识别。另一方面应该说是农村扶贫产生的数据,比如说贫困户的家庭情况,社会关系,是不是有车等。

另外,利用社会数据,比如说银行数据,如买车的、高消费的,这个数据是跟其他的数据紧密联系的。比如输入某一个贫困户的名字,就能通过这个把社会各方面的数据调出来。你这个人家里你有没有公职人员,有没有人当国家干部,可以识别出来,你是不是有高消费,比如说有高档车,有大型收割机器,通过这些东西就能够发现你是不是符合贫困户的标准,就能够比对出来。事实上利用了互联网的技术,减轻了一部分工作量,也帮助我们发现了这个过程中的一些问题,使我们及时对这些问题进行纠正。

议事厅:识别结果主要集中在什么问题上?

田洪光:问题线索很多,有一部分是数据的录入不准确的问题,比如一个名字录入、一个身份证号码录错了就会产生偏差。为什么有差错?这与我们部分工作人员的业务不精、录入质量不高有关系。

另外,它确确实实能够发现一些问题,比如刚才说的,能够发现优亲厚友,村干部是某贫困户的亲戚;再比如有高档消费的,有人反映开着豪车去领低保的,实际上通过这个系统都能发现,得到及时纠正。

议事厅:现在各级纪委都会对扶贫领域的落实工作进行违纪督办检查,英山脱贫工作中有发现违纪方面的问题吗?

田洪光:总体上来说扶贫工作比较复杂,涉及到的层面比较多,还涉及到老百姓千家万户的情况。扶贫识别过程中,产生数据过程中,有些干部的态度问题可能马虎了,有些是能力素质的问题,有些逻辑方面的问题等等都可能产生问题,也就是我们从纪委这个角度来说要督办。有些是政策没落实,这个人该享受的政策,比如说贫困户的孩子应该享受读书的政策,他把这一户漏掉了,政策没有及时的兑现。再比如医疗保险,可能短时间内政策没有把握准,报销没有及时到位。如在本地住院的,还有在外地住院的,还有在外地打工住院的,有信息不对称,情况不了解,也有可能产生一些偏差。

当然了,也有个别的问题在扶贫资金上,用这个扶贫资金要做其他事情,比如修路,修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由于钱不够,可能把这个扶贫的钱用在了修路修水利上,没有做到专款专用等等。

议事厅:这种情况怎么办?这并不是为了私利。

田洪光:关键是一定要正视扶贫领域违纪问题的严肃性和危害性,不能麻痹,要采取措施予以整改落实。

700干部全脱产,组建扶贫工作队 

议事厅:黄冈市制定目标英山县2018年要实现“脱贫摘帽”,英山县判断贫困户脱贫的标准是什么?

田洪光:现在比较明朗,非常清晰,总体上是“一条收入线,两个不愁,三个保障”。

收入线要达到三千七百二十块钱的收入标准,每年在不断地提高,这是一个基本的。“两个不愁”就是吃穿不愁。“三个保障”就是教育、医疗、住房有保障:教育政策落实;医疗就是有没有医疗保险、有没有大病保险;住房要安全。相对过去,这是一个很大的完善。2016年之前,这些标准没有完全出来,原来就是只注重单纯的人均收入。

议事厅:英山县的贫困人口大概有多少?

田洪光:我们40万人口,在2014年登记在册的大概有十万的贫困人口。到目前为止还剩下一万九千人,包括贫困人口收入不稳定的有一万二千人,占了65%,因病致贫的占了超过60%多。

议事厅:英山扶贫办曾公布贫困人口动态调整后的名单,数据调整前后有反差,为什么会出现这一情况?

田洪光:一方面是政策不断完善,(随着)政策的要求,而发生变化。过去识别过程中有一些偏差,还需要调整。比如说有个别公职人员的家属、村干部的优亲厚友问题,把这些不符合条件的(人员)要剔除。

另外也有新变化,比如因病返贫的,就需要调整进去。

议事厅:很多地方脱贫工作采用扶贫工作队,英山县是如何做的?

田洪光:扶贫这项工作是一项政治任务,也是一个非常复杂、任务繁重的工作。基层的力量还比较薄弱,一些村级干部的基本素质与整个脱贫工作的总体要求还有一定差距。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向每一个村都派了两到三名的工作队,主要是把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优秀的、比较得力的,抽调下去,来帮助开展这项工作。工作队员实行与所在单位工作全脱钩。

每个村都有两到三个干部,整个313个村派了700名干部。一周在村里要待五天四夜。比如我(对口)那个村子,原来油茶产业有一定基础,有六百亩的油茶面积,每户都有油茶。但是油茶是各家各户的,管理、生产各方面存在问题,我们进行了流转,以合作社的名义和市场进行对接,加强生产管理,把产量提高。第二个,市场销售的渠道打开了,收入提高了。

扶贫队队员,该提拔提拔该重用重用

议事厅:英山的脱贫工作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你对此满意吗?

田洪光:总体上我们认为是比较到位的,但是问题肯定是有的,差距肯定是有的。我相信我们这些问题、这些差距都是可以克服的,2018年脱贫是没有问题的。

议事厅:有些地方扶贫干部因为压力过大倒在工作岗位上,英山县扶贫工作中,干部承担着怎样的压力?

田洪光:扶贫是既是政治任务,也是中央提出来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对于我们干部而言,是一场大战和大考,必须要付出百倍的努力,付出与过去比、与其他地方比超常的举措,超常的投入。无论酷暑严寒,我们的所有工作队员都必须坚守在工作岗位上,要克服工作、生活上的困难,在五天四夜里面是不允许回来的。所以说对我们整个扶贫,扶贫工作队员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

当然,我们也不希望出现我们的扶贫干部倒在工作岗位上的事情。总体来说,以讲政治为主,把脱贫攻坚这项工作作为一项最大的政治任务,最重要的工作来抓,干部付出,作出奉献,是党的事业所需,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具体体现。

议事厅:对在扶贫工作中表现比较突出的一些干部,县委、县政府有没有考虑提拔和重用?

田洪光:我们有具体的办法和工作机制,对工作队员的管理有专门的办法,包括工作队员在工作中做出的突出贡献、努力,表现非常优秀的,该提拔的提拔,该重用的重用,对干部进行鼓励和支持。

议事厅:英山有一个贫困户主动退贫,原因是村民代表认定他是贫困户后,让他觉得贫困户低人一等,但他家情况真的很糟糕,五口人有两人长期生病,后来他通过努力脱贫致富。对他认为贫困户是低人一等的观念,作为县长,你怎么看?

田洪光:有这种想法的人,可以说思想观念还是比较进步的。现在扶贫过程中,为什么现在要提出来扶志,要扶智。这“两个扶”事实上反映一部分老百姓、贫困户过去还是有“等、靠、要”的思想,不愿意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辛勤劳动来脱贫致富。

对我们基层党委政府来说,在未来还要进一步做工作。在精神扶贫这方面做工作,比如现在要打造一些文艺产品、文艺节目,在村里评一些脱贫的先进户、示范户,在思想上激励他们,要能够主动脱贫,主动摘帽。所以你说的(那个人)素质上、境界相对是比较高的,这是值得肯定的。

保护绿色生态,把资源变资本

议事厅:作为县长,一方面你要去提升产业发展,另外一方面要去做一些兜底,左手要挣钱,右手要花钱,如何处理好二者关系?

田洪光:对,最难的。从现在来说最难的是钱的问题。一个是发展问题,一个是钱的问题。钱的问题,英山是一个贫困县,也是国家的生态功能区,我们不好搞大规模工业之类的,只能是结合我们的产业特点,发展一些绿色的围绕我们产业特点的农产品加工业,比如茶叶加工、中药材加工,大旅游、大健康等适合于发展的产业。但是这些产业,相对它的税收、财政收入来说比较弱了,整个县的财力是深度贫困。

议事厅:英山有没有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财政收入增长也比较快的支柱性产业?

田洪光:我们正在寻找,但是这个矛盾在短时期内还是比较难以克服的。

议事厅:怎么理解?

田洪光:国家给我们的定位是生态功能保护区,最大的任务就是把一方的绿水青山保护好。英山县是国家生态功能区,森林覆盖率接近70%,是大别山主峰所在地,有国家森林公园,有国家地质公园,有自然保护区,还有湿地公园等,生态方面的优势非常大。

议事厅:所以限制了你想要做一些像其他县那样的大工业?

田洪光:我们生态优势明显,要保护青山绿水,做大工业的各方面的要素不齐全,在我们这个山区县发展大工业,也不符合客观规律。我们只能结合我们的实际,做好生态文章,把我们的青山绿水这块的绿色生态资源转化为金山银山。

县长就是抓落实,主政目标围绕县委来实现

议事厅:这几年脱贫工作任务在你日常工作里面占多大的比例?

田洪光:我是县长,也是脱贫领导小组的组长,也是指挥部的指挥长,总量上60%到70%的精力用在扶贫上面,整个扶贫涉及到一些决策我们要调研、分析、研究、拍板。

第二个任务就是找钱。所有的资金主要是中央、省里给我们的政策,还包括其他财政资金增长的一部分,还有外来的一些社会资金,怎么样把方方面面的力量,特别是财力集中起来,支撑扶贫各项任务的落实。第三个方面就是督办。一些政策的落实,工作的部署安排,到底执行得怎么样。

议事厅:那你现在有时间读书吗?

田洪光:时间比较少,但很多东西要学,新东西要学,政策要学。

议事厅:你来到英山县后,做旅游产业带动经济,英山在旅游方面每年创收超过20个亿,这是英山县当地群众和网友一致公认的,也是你主政的工作成绩。对此,你怎么看?

田洪光:我觉得,干工作必须凭着对党、对人民的一种高度的负责精神做好。一个地方的发展好了,从内心来说我很欣慰,感觉有成就感,在英山我围绕旅游做了一些事情,只要留下一些口碑和称赞,就心满意足了。

议事厅:你怎么看自己的主政目标?

田洪光:我是县长,是贯彻落实县委决策部署的,主政目标,是围绕县委来实现的。县委的总体目标是什么样,我就按照县委的总体思路来抓落实。县委的目标就是县政府落实的目标。

(《小康》杂志社  新浪新闻 王辉 )

英山茶叶曾是宫廷贡品

英山位于大别山主峰侧旁,海拨高,湿度大,气温适宜,家家户户古来就有种茶习惯。早在唐代,英山出产的“团黄”就与“圻门“、“黄芽”并称“淮南三茗”,作为贡品送往长安。如今,全县茶园面积已超过22.3万亩,是全国重点产茶县。“英山云雾”茶被认定为“大别山生态名茶”和“湖北十大名茶”。

早在1987年湖北茶叶评比时,9项名茶英山囊括5项,以后更是在全国履获名茶评比优胜。其主要产品有“英山银毫”、“羊角春”、“吉峰毛尖”、“长冲炒青”,“吉峰毛尖”、“羊角春”茶被评为部优产品。茶叶现已成为英山县主要商品之一。

自1992年4月起,英山县将每年的农历谷雨定为茶叶节,以后年年举办。每年茶叶节,中外茶商蜂拥而来,茶叶拍卖价曾创全国茶叶斤价颠峰——每公斤“春笋”单价高达3.96万元。2002年全县茶叶总产量达到了900万公斤以上,居全国第三、湖北省第一。

  浏览新浪新闻《议事厅》栏目的更多访谈文章,可扫下方二维码: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标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或个人不得全部和部分转载。

X
分享到
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

微信

腾讯QQ

腾讯QQ

QQ空间

QQ空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