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 > 新世纪周刊专题 > 正文

最高检任命学者为副厅级干部以加强与学界交流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21日12:41 新世纪周刊

  最高检任命三位学者挂职担任副厅级干部,意图加强与学界的交流和理解。未来这一制度还将全面铺开

  -特约记者/左林

  对于中国政法大学宋英辉教授来说,7月26日是特殊的一天。他西装革履出现在最高检
察院,但这一次,他的身份不是专家,而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一名工作人员。

  当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贾春旺任命何家弘担任渎职侵权检察厅副厅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宋英辉任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赵旭东任最高检民事行政检察厅副厅长。任期一年。这是最高检历史上第一次学者挂职。

  统战背景下的挂职

  筹备工作一年前就开始了。

  去年9月,最高检向宋英辉 “抛出了绣球”,向他所在的中国政法大学发出了邀请,学校批准之后,8月2日,最高检向宋英辉发了一封任命书,书中没有规定年限,私下商议的时候,将任职期限定为一年。宋英辉说:“将任职期限定这么短是考虑到学者工作都比较繁忙,先定一年试试看。”

  其实当时最高检物色的学者一共有四位,清华的张明凯教授因为已经在西城区检察院有挂职,最终没能前往,宋英辉、何家弘、赵旭东三位教授都欣然接受。宋英辉将此次任职看作一个机会,可以更方便地了解司法实践,他说:“这是给了个名分。”

  学者之言能有多大的分量,遇事是否有权拍板?面对疑问,宋英辉沉吟了一会说:“应该都是集体决定,你说得对自然有人听,说得不对也没有人听。”三位学者目前还未被人大任命为检察员,在行使职权上存在一些障碍。

  十六大之后,在关于司法体制改革的研究讨论中,各种观点交锋较多,一些专家在媒体上发表文章,质疑检察机关的宪政地位,主张取消和削弱检察权,在这场争论中,检察机关的声音一直比较弱。

  最高检政治部干部部部长张建表示,这场争论下,最高检党组提出了要加强与司法体制改革相关的基础工作,其中就包括法学专家来最高检挂职和最高检检察官到高校兼职。他说:“这是检察系统的一种统战工作。”

  对于最高检是否有意让专家发出对他们有利的声音,宋英辉并没有直接承认,但是增强检察机关权限一直是宋英辉所持的观点。 三位挂职的学者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了一致。

  学者挂职即将全面铺开

  学者在检察系统挂职这种方式应用到高检这一层面之前,在基层检察院已开展了12年。

  北京市海淀检察院是最早开始的一家。1994年,时任检察长项明向中国人民大学提出学者兼职的设想,校方也很支持,但当时在体制上没有先河,于是海淀区检察院请示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院又请示最高检,最高检答复“应该大力提倡,努力推广”。

  有了这一批示,人大法学院刑法学教授、博导姜伟成为学者挂职的第一人。接替姜伟的是陈兴良,之后是黄京平。

  从1999年干到现在,黄京平已经不把挂职副检察长当作一份兼职,除了学校有任务的时候,他大多数时间都呆在海淀检察院里,“陈兴良也几乎是天天去”。

  宋英辉等三位学者去最高检挂职,主要工作是参与重大问题的讨论,与他们不同的是,海淀检察院将提起公诉这一大块具体业务都交给了挂职的学者,由他们负责。

  项明检察长调离海检之前,确认了由黄京平担任下一任挂职副检察长,学校找到黄京平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乐意,“不过很快也就适应了”。通过了检察系统政治部、区委组织部的审核程序,黄京平被海淀区人大任命为检察员,开始了在海检的工作,一个月领取3800元补贴,教学工作也照常进行。“没有人,也没有制度给我减轻学校的工作,每学期最少72课时的规定,我都是超出的。”

  从学者到检察官的转变过程,黄京平并没有觉得特别棘手。他一再强调检察官在实践中体现出来的“人性”,批评学界过分追求理论、脱离实际倾向。“他们学者”是黄京平在采访中频频使用的一个词汇,俨然已把自己划在学者之外。

  去年12月,最高检在广西召开了全国检察机关干部人事处长会议,请北京、黑龙江介绍了挂职的经验和做法,会议要求有条件的地方都要推广北京和黑龙江的做法,引进专家学者来检察机关挂职。在高校云集的区域,学者挂职副检察长已有全面铺开之势。在北京西城、朝阳检察院,都有政法大学、清华学者的身影,怀柔检察院也准备开展,目前正在走法律程序阶段。

  走出去和请进来

  张建军介绍,最高检目前已有20多人担任了多所大学的兼职教授。“我们走出去的目的,是为请进来做铺垫”。

  在最高检这些担任兼职教授的官员中,有一个人很特别——专职检委会委员戴玉忠。极少接受采访的他强调说:“我不是兼职的,我是正式的人大教授。”也是目前国家在职副省级干部同时担任大学教授特批的唯一一例。

  在戴玉忠的办公桌上,摆放着2006年4月6日中共中央组织部的任命书和一份为期三年、聘请戴玉忠担任人大刑法研究中心主任的聘任合同,甲方是中国人民大学,法人代表校长纪宝成教授,乙方是戴玉忠教授。“本来合同中还有一项,不再担任其他职务,这也是开始人大和我双方的意向,从最高检退休,全心全意去人大教书。但是最高检这边不放人,最后成为两边兼顾。”

  2000年,戴玉忠就被人大刑法中心聘为兼职的专家委员会委员,今年3月,人大给最高检来函,邀请戴担任中心主任,由于制度上没有先例,一开始政治部的答复是不可以。“这事最后能做成,关键在于贾春旺检察长的支持。”贾春旺在向中组部协调的时候表示:“这是一个好事,老戴去中心做主任,等于最高检不出钱不出人建了这么一个国家级的研究中心,可以用来研究检察院系统的问题。”最终,中组部开了这个口子。

  之所以邀请戴玉忠,个中原因十分微妙。2005年8月,原刑法中心主任赵秉志出走人大,前往

北京师范大学,被称为“法学界震动”。在寻找接任者的时候,人大自然必须选择一个各方面实力相当的人选。赵秉志作为刑法学会会长、刑法学界泰斗,在学术界寻找似乎难有合适人选,于是人大把目光投向了政界,经过陈兴良的推荐,最终确定为与人大校长纪宝成同属副部级、与赵秉志私交很好的戴玉忠。

  “所以我的情况是很多因素综合导致的特例,并不代表这个口子就开了,以后恐怕这种情况短期内也不会很多,如果检察官都去学校当教师就乱了。”一直向往在高等学府教书的戴玉忠对官员大量担任兼职教授也颇有微词, “我自己也是十几所高校的兼职教授,数目写下来一张纸都写不下,占用了我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他批评说:“既然做兼职教授,就要给人家讲课,现在各个层次的高校都有不少官员兼职教授,从来不讲课,只是一种和高校之间的相互利用。”

  对目前的学者挂职,戴玉忠认为这是一种过渡性政策,等到官员素质普遍提高,也就不需要借助学者的力量了。

  相关专题:新世纪周刊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