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应建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博物馆

2015年08月19日14:44  新闻专栏  作者: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安倍意图转变战后日本的既定方针 安倍意图转变战后日本的既定方针

  文/近藤大

  今年的夏天,东京格外热。如果白天气温超过摄氏35度,在日本就称为“猛暑天”。而东京的“猛暑天”已经接连持续8天了。这是自1875年开始气温监测以来连续高温天气最长的一次,刷新了过去140年的纪录。

  连日来“今天又有人中暑死亡”的消息占据各大新闻头条。据统计,在8月3日至9日的一周时间里,全日本范围内因为中暑而被救护车紧急送到医院抢救的人已经达到了11219人,死亡人数达到了32人。四天来,我就亲眼目睹过3次老年人被救护车抢救的场景。

  前段时间,我去了趟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火焰山,当地温度计显示气温高达65度。然而,在如此酷热的沙漠地带,中国商人们叫卖着5元1个的鸡蛋,这些鸡蛋在明晃晃的太阳光照耀下分分钟就被晒熟了。

  此外,来火焰山旅游的中国游客们,就像孙悟空来到火焰山一样喜笑颜开,一口接一口地吃着熟鸡蛋,欢乐地拍照留言发到微信上。而我在火焰山下,完全是暑热难耐几乎濒死的状态,我喝光了整整3瓶农夫山泉。尽管如此,我还是连迈开步子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一连吃几个熟鸡蛋了。因此,我为中国商人顽强的经商魄力和中国人对吃的执着追求“深深叹服”。

  我从乌鲁木齐回到东京之后,发现日本播放的新闻都是每天有多少人因为中暑而倒下。

  为什么中国人顶着65度的高温还活蹦乱跳,而日本人因为区区35度就相继倒下呢?忽然间我找到了答案。

  现在,围绕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新东京国立竞技场”的建设问题,整个东京舆论一片哗然。该场馆的建设费用高达2520亿日元,可以修建五个“鸟巢”,其高昂的建造费遭到市民的强烈反对,政府迫于压力不得不从设计环节开始重新审查该项目。

  我去了趟新场馆的施工现场进行采访,令我吃惊的是,我本以为施工现场的作业人员都是年轻人,然而没想到的是,大部分劳动者都是五六十岁出头的人。据说偶尔有几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被称为“金色的青年人才”。

  这一现象的背后是日本社会的少子老龄化程度日趋加剧。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于7月31日公布的世界平均寿命调查显示,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居世界第一,与去年相比提高了0.2岁,平均寿命为86.61岁,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则排名世界第四,首次突破80岁,达到80.21岁;另一方面,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于7月19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东京都的出生率仅为1.15人。而且,日本女性首次生育平均年龄达到30.4岁,已经超过30岁。

  从平均寿命和出生率的情况来看,也不难接受这一结果,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于6月12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的老龄化率(65岁以上的人占全国人口的比例)已经高达26%。据说预计到2061年,这一比率将超过40%。现在4个人里就有1个老年人,半个世纪以后5个人里有2个都是老年人。可以说,日本正朝着世界第一的老龄化社会迈进。

  就在这样一个老龄化问题突出的国度,安倍首相想要再现日本“过去的荣光”。两年前,安倍首相带着“安倍经济学”登上政治舞台,针对日本经济常年不振的困局,他提出要“找回过去的荣光”。事实上,当时大多数日本民众都十分支持“安倍经济学”。

  然而,两年半过去了,日本经济完全没有复苏的迹象。因此“安倍经济学”这个词在日本几乎快成了一个废词。没有人再对“安倍经济学”夸夸其谈,甚至连首相安倍自己也绝口不提这个词了。出租车被称为日本经济行情的“晴雨表”,现在日本全国出租车格外繁忙,却不是因为“安倍经济学”的功劳,而仅仅是因为天气太热,人们懒得走路。

  在经济上找回从前那个“强大的日本”遭遇了阻力,安倍首相转而从军事上提振日本的实力,意欲打造一个“军事强国”。

  8月14日,日本内阁通过了“战后70年安倍谈话”,试图构建一个面向未来的日本新形象。此外,安倍政权计划于9月在国会通过安全保障相关法案。该法案又被称为“战争法案”,由此自卫队可以比较自由地被派遣到海外执行任务。换句话说,日本将从一个“不能发动战争的国家”变成“可以发动战争的国家”。

  前几天,我有机会与日本前国防部长共进午餐。席间,我问他:“自卫队最大的优点是什么?”他挺起胸脯答道:“每位队员的个人素质都很高。”接下来我问道:“那么,自卫队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呢?”他稍加沉吟回答道:“应该是兵力不足的问题。自卫队不能雇佣外国人,这与其他日本组织有着本质不同,因此兵力不足的问题逐年加剧。虽然我们曾试图通过推迟退伍时间以及增加女性部队人数等方式解决该问题,但根本是杯水车薪。只能期待如好莱坞电影一般,把机器人投入部队的时代能早日到来。”

  7月,我参观了自卫队的朝霞基地,也就是所谓的驻京部队。这里的军纪确实相当严格,连在、厕所的小便池墙上都贴着“自卫队行为规范”。由此可见,日本传统的优良道德观念,在自卫队中继承并发扬下来。然而兵力不足的问题确实十分棘手,朝霞基地总共只有5000多名自卫队员。也就是说日本东京及其近郊整个首都城市圈总共有3000万人居住,却仅靠这5000人守卫。

  因此,我心中不由得产生一个疑问。从前日本掠夺过殖民地、发动过侵略战争,但是战后70年来,日本一直持反思态度,一贯坚持和平主义路线。自卫队自1951年成立以来,从未对外发过一枪一弹,也没有杀害过一个外国人。然而,安倍意图转变战后日本的既定方针,制定“战争法案”,但他却丝毫未察觉到,现在的日本也许不是一个“可以发动战争的国家”。

  8月2日星期日,高中生们顶着酷暑,第一次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游行。每周五,国会前都会聚集大批大学生,他们大声齐呼:“反对战争法案!”日本的年轻人拼死反对安保法案,理由其实很简单。一旦该法案通过,自卫队就会被送上战场。如此一来,将会有相当多的自卫队员不愿意赴任战场而要求主动退伍,自卫队会迅速陷入兵力不足的尴尬境地。

  那么,留给日本政府的唯一选择就是实行征兵制。日本的邻国韩国、朝鲜以及中国台湾地区都实行征兵制,在东亚范围来看,并不算稀奇。然而征兵制的对象就是现在的高中生和大学生们,因此他们深感自己数年后的危险处境,纷纷起来拼死反对。

  所以安倍完全是陷入了一种妄想症,他的计划与当代日本的情况是背道而驰的。

  日本这个国家早已没有过去发动侵略战争那股唯恐天下不乱的能量了。如果说还有日本人妄想着日本再次发动战争,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开发强大的机器人士兵。

  依我浅见,战后70周年之际日本最应该做的不是发表什么“安倍谈话”,而是建立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博物馆。

  美国有史密森尼博物馆,中国有抗日战争纪念馆,韩国有独立纪念馆,然而日本仅有一座战争博物馆——位于靖国神社的游就馆。游就馆设在靖国神社内,馆内展出的物品毫无疑问均基于“靖国史观”。

  日本这个国家缺乏一种教育体制来告诉自己的国民: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日本人究竟做了什么?因此普通日本民众很容易把过去的那场战争看作是“日本的三大悲剧”——1945年3月至4月的冲绳岛战役、同年8月6日向广岛投掷原子弹、以及同年8月9日向长崎投掷原子弹,即这种性质的事。换句话说,普通日本民众认为,日本并非战争的加害者,反倒觉得本国民众是受害者。在日本终战70周年这一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年,日本媒体四处传播着这种“三大悲剧”的论调。但对“日本是加害者”一事可谓只字未提。

  上周我去北京的时候,顺便去参观了位于卢沟桥的抗日战争纪念馆。馆中展示的内容与回国后看到日本电视台播放的与这次战争相关的节目内容大相径庭,甚至让人觉得这完全不是“同一场战争”,其出入之大让我瞠目结舌。然而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战争绝对是罪恶的。

  因“村山谈话”而闻名于世的村山富市前首相,不顾91岁的高龄年迈之躯,与比自己小70岁的年轻人们一起在国会前举行反对安保法案的示威游行。7月底,村山前首相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了讲话:

  “为什么说安保法案是罪恶的,因为这个法案一旦通过,日本将会走向军事扩张的道路。而日本一旦开始军扩,周边诸国也会走上军扩的不归路。一旦各国开展军扩竞争,必定会在某地发生冲突。而冲突一旦发生,总有一天会引发战争。因此,为了远离战争,必须否决安保法案!”“战争绝对是罪恶的。”——亚洲各国基于这一共识团结一致,是亚洲未来发展的唯一道路。这是战后70周年,我的一点所思所想。

  (本文刊于8月17日《经济观察报》观察家,作者为日本明治大学讲师)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日本 战争 博物馆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