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专题 > 正文

访健在飞虎队中国队员:抗战后拒绝加入美国籍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5月16日07:47 新闻晨报
访健在飞虎队中国队员:抗战后拒绝加入美国籍

  在交织的闪光灯中,飞虎队中国队员龙启明与爱德华·康姆亚迪在菜园坝紧紧拥抱在一起。图片来源:重庆晨报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60年前我们赢得的那场战争,现在值得我们共同追忆。

  追忆,是因为那场全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全人类都在纪念“战争与和平”的历史时刻,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怀念曾经就在我们这块踏足之地发生的一次次浴血搏斗。

  追忆,更是因为有很多人还有着这样的记忆。他们经历了那场战争,深明战争的灾难、和平的真谛。

  这些,就是我们现在寻找他们的朴实理由。也许他或她只是当年一个参加抗日的普通人,但对我们来说,一样是英雄,一样值得尊敬,值得记录。

  60年时间,对我们来说并不遥远,散落在身边的抗日故事,只要有心,就能捡起来,重拾记忆。

  但是毕竟过去了60载,干支纪年一个轮回,也许他们已经耳目不济,也许他们已经离我们而去,但我们依然会去寻找,一段亲人的述说、一张残破的旧照、一本珍藏的日记……我们将不会放弃任何线索,努力拼出他们那段原本“破碎”的抗战故事。

  就在本报前两天刊登了“参与抗日的‘飞虎队’美国老兵来中国寻找老战友”的报道后,读者的来信来电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宝贵的线索。

  无法以穷尽之言一一表达我们的谢意,只能在这里告诉你们,我们正在尽力寻找,希望你我一同进行。

  83岁的龙启明是目前国内唯一健在的“飞虎队”(全称是“中国空军美国援华志愿航空队”)中国飞行员(当时里面总共有6个中国飞行员),而当时他所参与的“驼峰航线”,是中国抗战最危难时期接受国际援助的唯一通道。

  5月15日,相隔60年后,他和远从美国来寻找老战友的84岁的爱德华·康姆亚迪(EdwardJ.Komyati)拥抱在了一起

  “驼峰航线”月均折机13架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的陆路、海路交通全被切断,而于1942年开辟的“驼峰航线”,成为中国抗战接受国际援助的唯一通道。据悉,从中国到印度的航线途经几乎全是海拔数千米的山峰,由于飞机飞行高度的限制,飞机只能在峡谷中穿行,整个航线宛如驼背,所以取名“驼峰航线”。

  “除了高山、恶劣气候外,日军战斗机的半路阻截等都使整个行程充满危险,甚至时刻都要面临死亡。”龙启明说。据战后美国官方的数据,美国空军在持续三年零一个月的援华空运中,在“驼峰航线”上一共损失飞机468架,平均每月达13架;牺牲和失踪飞行员及机组人员共计1579人。

  1943年,龙启明回国开始执行“驼峰航线”飞行任务。他说,他们大约3人一组,每天从昆明的巫家坝机场起飞,穿过“驼峰”到达印度阿萨姆省的DINJAN或DEBROGA或CHABAO机场,装满国内急需的汽油等战略物资后,再经“驼峰”返回,一次飞行约6个小时。

  “当时,由于国内形势严峻,我们都是一天飞一个半来回。”龙启明说。他透露,在1943年的四五月份,早晨7点从昆明出发,从印度运载物资返回后,天黑前再返回印度,然后在当地过夜,第二天早晨回来,一架飞机带20多桶汽油。飞过去的时候载人,回来主要就是装汽油。一架飞机按规定载重3750公斤,但往往超载一些,要装到4吨。

  “而当时我们的运输机都被限制用油,”龙启明透露,“由于国内汽油紧张,我们的飞机油箱油量每次仅够飞行使用。”他说,他们快到印度机场的时候,忽然塔台说机场正遭到日军袭击,无法安全降落。

  “运输机没有武器,只能躲避。”他说。印度北部阿萨姆省都是茶园,地势平坦,运输机在茶园上空一圈又一圈地盘旋,随着油量的减少,飞的高度越来越低。

  “没有办法,我开始准备迫降,”龙启明有点激动,“就在这时,警报解除了,我们能够降落了”。但是,飞机已经无法爬升,就在距离跑道地面六七米时,飞机螺旋桨停止了转动,他们依靠惯性强行安全着陆。

  最年轻的飞虎队员

  “那一年,我刚刚21岁,”龙启明不无自豪地说,“终于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梦想,我被调入美空军第十四航空队,成为最年轻的飞虎队员。”1944年6月,龙启明被调入轰炸机大队,成为真正的飞虎队飞行员,开始驾驶轰炸机轰炸日军在缅甸的后勤基地,与他一起的还有另外5名中国飞行员。

  在此之前,龙启明培训期间表现就非常出色,在昆明的初级班,20个飞行小时的训练课程,他只飞了5个多小时就合格了,而在印度的中级班,规定为50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他又以20多个小时提前毕业。在美国训练不到3个月,龙启明便回国参战,而且一开始就是飞机副驾驶员。

  加入飞虎队后的龙启明,主要执行对云南滕冲、缅甸腊戍、安徽立煌、湖北汉口等地日军目标的轰炸任务。“当时,日军的空军力量已经非常薄弱,但还是充满危险。”龙启明回忆。

  “一次到缅甸执行轰炸任务,遇到日军地面防空火力的抵抗:”龙启明笑着说,“飞机尾巴被打了十多个洞。”由于当时目标很有战略价值,轰炸机飞得很低,以便准确彻底摧毁目标,但没想到地面火力也很凶猛,等弄到摧毁目标回来后才发现,机尾已经被打穿了,如果是油箱中弹,那后果肯定是机毁人亡。

  最后一次飞行,最辉煌一刻

  “终于,抗战胜利了,日本投降了!”龙启明兴奋地说:“1945年8月25日,我和队长希尔少校,驾机从四川梁山起飞,直接降落在汉口,接受日军投降。他透露,这次任务是他在飞虎队生涯中的最辉煌一刻。

  “但是,我在飞虎队执行的最后一次飞行任务,却是将10名日本军官押到上海。”谈起上海,龙启明有些激动。据悉,就在1945年抗战胜利后,美空军第十四航空队(即飞虎队)将总部迁到上海。

  龙启明说,在抗战胜利前,美军在日军的一部战争宣传片里,发现一架美军飞机被其击落后,活捉了生存下来的美军飞行员,然而日军士兵却穿上中国军人的衣服,冒充中国人殴打美军飞行员,声称美军在中国不受欢迎的虚假画面,随后又将其浇上汽油活活烧死。

  “在随后的调查中,美军逮捕了10名日军军官,官衔从大佐、校官到上尉等都有,”龙启明回忆,“我驾机将这10个日本人押到上海,交给了美军总部处理。”从此,随着抗战的胜利,龙启明的“飞虎队”生涯也结束了。

  抗战之后

  "拒入美国籍,因为我是中国人"

  抗战胜利后,龙启明当了民航飞行员。在上海解放前一天,龙启明最后一个驾机被迫飞往香港。1949年11月9日,龙启明参加了"两航起义",他与战友们驾驶着12架飞机,从香港回到了祖国大陆。1952年,龙启明转业去了重庆钢铁厂。

  "当时,我完全可以加入美国国籍,"龙启明说,"但被我当即拒绝了,因为我是中国人。"

  上海的记忆:着军装逛南京路

  "其实,我与上海颇有渊源,"龙启明老人透露,"我的前妻就是上海人。"他说,1943年龙启明刚进飞虎队飞"驼峰航线",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在西南联大工作的刘佩珠小姐。据悉,上海沦陷后,身为上海人的刘佩珠逃亡到昆明,在西南联大找了一份临时工谋生。1943年7月份,两人在昆明结婚,直到抗战胜利回到上海。

  "她家就在上海的霞飞路(现在的淮海路)附近,我还去过呢,"但龙启明十分悲痛地说,可惜刘佩珠于1971年在重庆生病去世了,而她的父母在抗战时期就去世了,家里现在还有其姐姐的子女,但已经多年没有联系。

  "当时,我走在南京路上,很多人都追着要签名,"回忆起在上海的生活,龙启明的眼神里映射出幸福和快乐。他说,他只要穿着空军服上街,马上就有很多人认出"飞虎队"标志,经常有人追着要签名。除此之外,龙启明对静安寺、徐家汇、大光明电影院以及龙华机场等都有印象。

  "我的最大愿望,就是希望世界和平,不要再发生战争。"最后,龙启明老人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说,因为战争给人带来的痛苦太多了,这次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就是为了反对战争悲剧的再次发生。作者:□晨报记者 李锐重庆摄影报道

  相关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第48届世乒赛
二战回顾系列专题
库尔斯克会战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太平洋海战
如何看待中日关系
新浪狮篮球队回访
湖南卫视05超级女声
中国特种部队生存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