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外滩画报专题 > 正文

外滩画报:赌博小考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2月01日11:03 外滩画报

  古称赌博为“博戏”,字面理解有娱乐怡情、“戏而取人财”之义。虽然中国传统文化、观念以及伦理道德一直在谴责赌博,但这拗不过人们好游戏、好投机的天性

  外滩记者 曾进/报道

  2005年新春将至,在上海一家出版社做编辑的小窦打电话给四川的父母,商量春节
活动事宜。电话那头,父母回答道:还不是老样子,搓几天麻将。

  搓麻将、斗地主,或许是目前大江南北、老少咸宜的活动了,岁时节令,这股风吹得更猛。家家户户玩一番,似乎成了自古皆然的社会风尚。在古代习俗中,除夕赌博还有“试年庚”的迷信说法,赌钱输赢事关来年的吉凶好坏。

  中国的麻将

  中国人好赌,可以追溯到夏商,相传夏朝最后一个国王夏桀的大臣乌曹发明了“六博”。春秋战国、魏晋南北朝、唐宋、清代后期都是赌博盛行的时期,中国喜欢赌博的帝王将相、文人也不可胜数。

  才女李清照生性爱赌博,并写就赌博专著《打马图》传世,该书序言写道:“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书画,每忘寝食。”赌博之风,由此可窥一斑。

  麻将堪称中国的“国赌”。梁实秋先生曾言: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麻将。抗战期间,重庆流传一首四句打油诗:“一个中国人,闷得发慌。两个中国人,就好商量。三个中国人,作不成事。四个中国人,麻将一场。”

  维新派领袖梁启超是个典型麻将迷。“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之名言就出自此先生之口;办报期间,许多社论、时评都是他在麻将桌上口授而成。

  成都人好玩麻将又是全国典型。成都麻将和茶馆相辅相成,成为外地人对成都的首要印象。西南民族大学罗新本教授是最早研究赌博习俗的专家之一,他对《外滩画报》解释了成都人好打麻将的由来:“说句风趣的话,就是好也都江堰,坏也都江堰。修了都江堰后,‘水旱从人’,汉代以来,成都平原就被称为天府之国,求生比较容易,好休闲享乐(包括赌博)就成了很‘正常’的事情,这在《汉书》里就有记载。”

  如果成都人搓麻将只是小赌怡情的话,那么,上世纪初期的上海则是有规模、颇成气候的东方第一大赌城了。

  民国初年,上海妓院公开赌博的不下1500家,上海妓院的赌客合计每日就有1.5万人。1931年,旧上海三大赌业巨头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联合开设的福煦路181号赌场更是名震一时:大小赌室10间,轮盘赌台8张,巡场警卫20余名。赌场实行会员制,有四白之说,即“白吃、白饮、白吸、白坐”,帮会中人1300余人。1937年上海沦陷后,赌博业更是畸形繁荣,赌场从过去五六家跃升至20余所。

  上海本地人、上海博物馆退休研究员宋明明回忆道:“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文化根本就是颓废文化。那时候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整天就是打牌、搓麻将,女人在外面干活是被人瞧不起的。我的一位中学老师母亲到老也不会做饭,而他父亲解放前一人还要兼几份差使。”

  赌命?还是认命?

  诗人北岛自称“自幼好赌”。他在《赌博记》中分析认为,“这和我们民族的非理性倾向有关:信命运不信鬼神。”

  “你看中国人群中谁最喜欢买彩票?中国民工。一些报纸上说一个中奖的下岗工人每个月拿200元、300元买彩票,他每月工资那么低,你说他为什么买?他是买彩票来赌自己的命运。”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顾骏对外滩记者如是说。

  “中国普通老百姓想通过参与赌博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表面上看似不认命,其实是在向命运低头。在长期压抑的情况下,通过赌博来发泄,将自己的命交给那几张牌。你说是认命,还是不认命?”罗新本教授表达了与顾骏截然相反的观点。

  罗新本认为,中国赌博文化逃脱不开儒家的核心价值——礼。“礼的核心主要是等级,这让中国人压抑数千年,但在赌场就不是了。俗话说‘赌场牌桌上无父子’,除特殊原因(如出千、变相行贿、巴结)外,赌博过程是公平的,对赌客来说机会平等,这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害怕的东西。”

  罗新本分析,好赌还与宗教有关。欧美国家不论信奉伊斯兰教、基督教还是佛教,都从宗教角度对赌博进行谴责。而在中国,宗教从来都不占主导地位,虽然中国传统文化和观念以及伦理道德也谴责赌博,但它对人们的约束力毕竟稍逊一筹。

  堵?还是疏?

  赌博的本质是“争先”和“唯胜是图”,与中国传统“重义贱利”的价值观念完全相反。因此,禁赌也是古代历朝皇帝的重要政务之一。

  禁赌手段最残暴的当属明太祖朱元璋。据记载,明太祖造了座“逍遥楼”,专门拘禁赌博的、养鸟禽的游手好闲人士,让他们尽情在楼里赌、玩,但不给吃喝。后来,明太祖又下诏:凡赌博者斩断手腕。这种重罪处治,可谓古今少有。

  百姓小赌,则多了几分游戏色彩。因此,一些朝代也开了点“后门”。北宋期间,全民好“扑卖”(即所有商品都可以用铜钱投掷定价格)。每逢正月初一,开封府准许百姓“关扑”三日。到清朝,成都官府每年正月初六就在衙门口贴告示:“破五已过,禁止赌博”,警告老百姓春节已过,不要任意赌博了。

  老百姓赌博一旦与钱真正较劲的话,小则牌桌上不痛快、当场走人,大则可能导致倾家荡产、血光之灾。28岁的刘楼春(化名)还清晰记得小学三年级在重庆的那个暑假,舅舅打麻将时与牌友发生争执,回家拿菜刀找对方评理。外婆看见儿子从厨房拖出菜刀骂骂咧咧出门,知道大事不妙,追上儿子,死抱住腰不放。一不小心舅舅挣开外婆的手,菜刀飞了出去正好扎在外婆大腿上。

  “人天生好游戏、好投机、好赌赢。只要社会存在私有财产,赌博现象就不会消失。从疏导的角度讲,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会提高人们的审美情趣和觉悟,娱乐活动更加丰富,人们对赌博的兴趣程度将会逐渐淡化,人数逐渐减少。这样,赌博活动才能处于一个社会能容忍的合理状态。”罗新本分析道,“中国老百姓娱乐方式太少了。西方人闲暇时去教堂、开派对、看体育比赛等,娱乐方式比我们多,沉迷赌博的人就自然少。中国受经济条件、文化水平、社会环境、交际环境等局限,闲暇时间怎么消磨?因此,打打麻将等小赌博是可以理解的。”

  说起春节,小窦就想起四川老家“呼卢院落争新岁”的情景。打小窦记事起,除夕就意味着吃完年夜饭,全家人边嗑瓜子边听春节联欢会,手上还不亦乐乎地在桌子上“搬砖”。

  小时候,小窦只能规矩地看春节联欢会,偶尔桌上三缺一,帮忙换换手、做替补;上大学、工作后,春节回家陪父母玩麻将成了不成文的“家规”。毛脚女婿小庄第一次上门时,不敌久经方城考验的岳父母,一晚上输掉数百。小庄一边笨手笨脚砌长城,一边嘴里道不是,两侧砌好麻将的岳父岳母看着女婿真真切切地笑到了心坎里。

  相关专题:外滩画报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彩 信 专 题
新酷铃选
最新最HOT铃声推荐
双响炮
经典四格漫画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