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党”如何面对“共享房”时代

2014年11月27日10:03  新闻专栏  作者:蒋丰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蒋丰

  回望1998年,世界上发生了不少大事,亚洲金融危机让世界“惊”出了一身“冷汗”。而这一年,在日本社会,自杀、恶意犯罪、拒绝上学的人数都开始增加,日本社会学者山田昌弘更是在《寄生社会的走向》一书中将其称为“1998年问题”。同时,也标志着日本进入“第四消费时代”的年代。

  猛然看到“消费时代”这个术语,让人觉得有些“隔膜”。可是一想起近几年来中国电商节“双十一”的盛况,恐怕就不难理解了。人人疯狂抢货,快件沦为“慢件”,快递员月入过万。这些状况,可谓是“消费社会”的最好诠释。从前,人们省吃俭用,钱存银行,如今消费却成拉动经济增长最强力的“马车”。疯狂消费,事后悔恨的“剁手党”们,的确给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这一点,也是不得不说的。

  “日本的今天是中国的明天”,有位朋友斩钉截铁地这样说。我呢,“姑且听之”。最近,我翻看日本文化研究者三浦展《第四消费时代》(马奈译,东方出版社出版,2014年11月第一版)一书,看到他把日本社会的发展分为“四个消费时代”,颇有意思。

  首先,我要坦白地说,阅读《第四消费时代》的时候,我内心不断涌流着一种欣慰的涟漪。三浦展在书中介绍,1953年,三洋电机开始销售电动洗衣机,成为日本家用电器的“电化元年”;1966年,丰田发售花冠,成为日本“私家车元年”;1970年,肯德基登陆日本;1971年,麦当劳在银座的三越开了第一家店;1974年,第一家便利店7—11在丰州开张。等等。我则对比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虽然晚些,但是,这些我们中国社会也有了!我要感谢作者提供了这些“豆知识”,让我感到“距离”,更为这些距离转变成“令距离”而欣慰。

  与此同时,也正是在阅读《第四次消费时代》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当今中国的“消费社会”,真的是处在日本“消费社会”的“昨天”。与日本一样,曾经引导一代人的“艰苦朴素”的概念,在当今中国话及时,总有一种“OUT”感。至少,我跟自己30岁的儿子谈这个话题,他就会反问我:“如果都像您这样讲究‘艰苦朴素’少买东西,那生产出来的东西谁买呢?社会怎么发展呢?”记得马克思曾经说过:“消费不全是劳动力的再生产过程,真正的消费是一种人性的恢复过程”,按照马翁的话,中国其实正处在这种“解放”之中,“剁手党”们可谓解放的“急先锋”。

  如今,世界各地奢侈品店都待中国客人为“座上宾”。每逢长假,日本东京银座大街中国游客万头攒动,人流奔涌,个个手持大把日元现金,用中文高声分享购买奢侈品的快感,大有“占日”之势。事实上,今天日本人到国外旅游,已经很少消费奢侈品了,大多是购买一些明信片、钥匙链这样的纪念品。是中国人慕爱虚荣,日本人追求务实吗?答案是“No!”

  《第四消费时代》这本书告诉我们:日本在“第二消费社会”,即1945年1974年间,也和如今的中国一样,经济高速增长,个人消费欲望强烈,疯狂追求名牌,势头绝不输给如今的“土豪”。所以,当今中国出现的问题,实际上就是“第二消费社会”的典型特征。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现在正在进入了追求简约和环保的“第四消费时代”。

  说到“第四消费时代”,我就又想到中国春晚那个小品的精彩段子:“农村人开始吃菜了,城里人就开始吃肉了;农村人开始吃肉了,城里人就开始减肥了。”这个,是存在着三大差别之一——城乡差别的中国社会的地域现象,但也是消费时代转变的象征。我特别关注到《第四消费社会》里面关于未来房屋消费趋势的一段描述。作者指出,未来将出现“住房的公开化”,进入一个“共享房”时代,“即房主向他人开放自家的房子,共同使用。例如,园艺师在自家屋顶开办农园咖啡馆,社区的孩子们集中的小型图书馆,占用日式房间两张榻榻米的大学,由K歌房改造而成的画室兼合租屋”,“只要腾出自己家中的一部分空间就会产生小小的社团,逐渐地会自然地和他人共享自己的工作和兴趣爱好。在此会产生‘第三缘分’,这种缘分不是来自金钱、血缘,而是来自于社会各个领域的人们之间的感情。”我不知道当今中国的“房奴”们读至此时,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

  中国社会是不是要再等上几十年才能和日本社会如今的消费观趋同呢?我看也不尽然。因为理论是分期的,现实却是交织的。无论第几个“消费时代”,都可以在一个“和谐社会”中共存。更何况,喊了这么多年“世界是平的”,我们大可以睁眼看世界,“拿来主义”学习“新消费时代”的观念。

  我想,消费三浦展《第四消费时代》这本书,或许可以算是大踏步跨进“第四消费时代”的标志之一。中国的“剁手党”读者大可在“头脑购物车”中,加上这本“消费哲学的圣经”。■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消费 日本 中国 社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