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外滩画报专题 > 正文

人质事件挑战各国政府意志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1月26日08:18 外滩画报

  一切似乎又是9个月前那起类似事件的重演:1月18日,8名在伊拉克做生意、打工谋生的中国公民遭绑架;他们 都是福建省平潭县人;尽管被扣押时间从一天半延长到四天(22日下午获释),但结局同样有惊无险;斡旋者仍是逊尼派的 穆斯林长老会。

  与去年4月11日在费卢杰被绑架的7名同乡处境不同的是,这次绑匪知道人质是中国人,并且提出了明确要求。

  外滩记者洪立/报道

  绑架者想要的是什么

  在18日下午公布的录像带上,持枪的蒙面绑架者声称:"我们知道这些人为一家中国公司工作,在伊拉克为美国人 建造设施。"

  这一自称努曼旅(Al-NumanBrigades)的组织要求中国政府表明立场--说明没有参加攻伊"侵略 部队",以及对人质和其他在伊拉克、"为占领军工作"的中国人的态度,否则将在48小时后处死人质。

  48小时的期限平安度过。21日绑架者又提出新要求:中国政府应下令禁止本国公民来伊拉克,因为他们"不信任 任何外国人,哪怕是来寻找生计的"。

  鉴于这些都是中国政府的公开立场,绑架者似乎是在"明知故问"、"多此一举"。他们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那些要求实际上都不成问题,中国政府 对伊拉克问题的立场一直是鲜明、一贯性的。"

  有些绑匪可能打着冠冕堂皇的政治主张作幌子,私底下无非就是要钱。对此李伟认为,如果这个"努曼旅"确系去年 9月绑架土耳其司机的同名组织的话,其动机估计主要是政治上的;不过,眼下在伊拉克变数很多,曾有小股绑匪将人质转手 "倒卖"给"同行"去索要赎金的先例。

  李伟将目前伊境内的绑架组织归纳为四类:"一是扎卡维为首的'统一圣战组织',斩首大多 是他们所为;其次是萨达姆的追随者,如'穆罕默德军'等等;第三类是民族主义反美抵抗武装;还有 一类属'乱世英雄起四方'的土匪草寇性质组织。前几类虽然以政治目的为主,但不排除同时会敲诈一 些金钱。这次的绑架者以第三类,即伊民族主义反美武装的可能性大一些。"

  当然,这次的绑架者可能还有一个动机--为自己扬名。

  人质生命与谈判底线

  据路透社报道,绑匪放人时称中国政府并未支付赎金。而去年7名人质获释后,外交部发言人孔泉也强调:"中方既 没有(参与)任何谈判,也没有付任何赎金。"

  不过,面对绑架者的要求,孔泉这次重申中国"一向同情和支持伊拉克人民","在处理伊拉克问题时始终着眼于维 护伊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国驻伊大使杨洪林现身阿拉伯媒体,阐述中国"维护伊人民利益的立场";中国外交部和驻伊使馆 还数度声明:中国政府已要求公民不要来伊拉克。

  应该说,这两次绑架者都没有给中国政府出难题。但万一他们真的这样做,我们的底线应该划在哪里呢?

  近期几起平安解决的人质事件,背后几乎都有支付赎金的传闻,包括:

  去年9月在伊拉克获释的两名意大利女救援工作者(意媒体报道说,绑匪先开价500万美元,遭拒后降到100万 ,意政府分两次交付);

  去年11月在阿富汗遭塔利班残部绑架的三名联合国选举工作人员(据阿政府一位官员透露,他们也是用钱赎回的) ;

  被绑架四个月、于去年圣诞节前获释的两名法国记者(法国官方声称未付过赎金,但拒绝透露内情,而总理和总统的 表态都含糊其辞)。

  去年7月,菲律宾总统阿罗约作出了一个震惊全球的宣布:为了使卡车司机德拉克鲁斯免遭杀害,菲政府决定按绑架 者的要求,提前一个月撤回在伊拉克执行人道任务的51名军警人员。此举在菲国内赢得一片叫好声,却让美澳等盟友痛心疾 首。菲方的回答是,人质的安全比对外政策更重要,提前撤军是"为了保护我们更广泛的利益,包括德拉克鲁斯的生命"。

  在几十年前,这种做法在许多国家是不可想象的。对绑架的政府反应通常都是铁板一块:"不谈判,不妥协。"因为 让步会使绑票之风越刮越烈,答应讨价还价本身也可能让绑匪认定"铤而走险或可成功"。

  这种强硬立场近年来似乎已慢慢出现松动。如今解决绑架案的基本共识是:优先确保人质安全,对绑匪的惩戒不争此 一时。

  基本原则:"生命至上"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转变呢?

  首先,世界已进入一个珍视生命的时代。连死刑犯和胎儿的生存权利如今都不再受忽视,对个体生命的关注达到了空 前的高度。临到一个具体个人的生死关头,国家的"大政方针"显得相对遥远、抽象。即便它们代表国家的利益,并牵涉到对 外承诺,此时也只能为生命让路。在受人本主义思想熏陶数百年的西方,一种观点相当普遍:在朋友和国家之间,我肯定会选 择朋友。

  其次,现代传媒工具的渗透,便于绑架者传递他们的信息。人质苦苦哀告的画面和被撕"肉票"遭斩首的惨状可以瞬 时传遍全球,人质家属泣求政府让步的镜头也会在本国媒体上密集出现。这些都让民众看了于心不忍,对本国政府形成巨大压 力。

  第三,沟通渠道的畅通,使民意对政府决策的影响力正日益增大。例如德拉克鲁斯正是菲律宾近800万出国打工仔 的代表,他们每年汇回的数十亿美元占GDP的10%;阿罗约在去年5月大选中只以相对多数胜出,争议不少,如果这时反 应冷漠,很可能要重蹈两位前任被民变风潮扳倒的覆辙。

  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指出:"人质的生命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这是一个普遍原则。"

  北京人民警察学院的谈判专家高锋教授也表示:"在恐怖劫持事件中,基本的原则是生命至上。人质的安全应该是所 有解救行动和考虑方案的绝对出发点,任何理由都不能脱离这一原则,因为在地球上人是最宝贵的,生命不可重复。"

  从去年春季开始,绑架外国人在伊拉克成为一种"新兴产业",迄今已有数百人被绑架,数十人惨遭撕票。去年曾有 两位印度人质的乡亲拦路向政府施压,一个居民认为:"不和恐怖分子打交道是不人道的……如果有必要,政府应该支付赎金 。"

  和通过谈判、调停解决相比,武力营救人质经常是一种结局难以控制的赌博,历史上成功的例子十分有限,最著名的 两起是:1976年以色列特种部队奇袭乌干达机场,救出法航班机上遭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劫持的103名犹太人质(只有3 名人质和1名以军牺牲);1996年秘鲁特种部队冲入日本大使馆,被左翼恐怖分子扣押的数百名人质全部生还。

  更多的大规模营救行动却以血腥惨剧告终,尤其是近年来车臣反叛武装在俄罗斯制造的几起危机,包括1995年的 布琼诺夫斯克事件(120多名人质丧生而匪徒逃脱)、1996年的达吉斯坦事件(78人丧生,绑匪被歼)、2002年 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事件(119名遇难),最近的一起是去年9月的别斯兰中学事件(330名师生和家长死亡)。

  据俄媒体报道,别斯兰事件中遇害儿童的家长上周拦住了俄南部一条高速公路,要求国际社会介入调查,并要求北奥 塞梯共和国总统下台。

  相关专题:外滩画报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聚焦2005年春运
中国女将征战百年澳网
关注2005考研
万众瞩目央视春节晚会
第12届中歌榜揭晓
2005新春购车完全手册
岁末年初汽车降价一览
2004地产网络营销盘点
慈禧曾孙口述实录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