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复旦大学百年校庆专题 > 正文

相辉旧事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9月24日13:21 新闻晨报

  这里是复旦园古老的发祥地,这里的建筑屋舍、古树青草都见证了复旦园的成长,见证了沧桑岁月中一点一滴的变化。时光荏苒,当年学校的文理大系、行政办公部门、图书馆甚至宿舍都早已搬出了这一片小小的区域,有了更广阔的发展天地。然而这里始终是记取复旦历史的最好场所,是每一代复旦人相聚难忘的地点,是复旦这所百年老校温暖而又活泼跳动的心……

  相·辉·堂

  烟花不会忘记划过的夜空

  文/沈奇岚

  真的,对于所有的复旦人而言,说起相辉堂,想起的绝非是一幢光秃秃的房子。

  那是一幅画。有绿草,有白墙黑瓦的老房子,有蓝天白云,有生命,有历史,却又简单干净。

  四栋二层楼高的老房子围成半圈,圈子当中是复旦最好的一块草坪。每一个大学都应该有一个用来放飞心灵的地方,相辉堂就在这里。

  喜欢相辉堂,不仅因为这里很安静,还因为有时这里可以成为最热闹的地方。

  或许是因了复旦的名气,还是因了这里的风景,总是会有大大小小的名人来作各种各样的讲座。许多年前在相辉堂占尽风光的还是那些诗人和作家。例如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来露个脸的时候,我可是一早7点钟就跑去抢了位置,后来因为人太多,以至于讲座进行到一半相辉堂必须把大门关起来不再放人进来了。虽然哈贝马斯说的是大家都不怎么懂的德语,但是对世界级的大师的景仰和尊敬,还是能够作为早起“赶座”的动力的。后来法国的德里达也在哈贝马斯坐过的位置上宣读着自己的思想成就,固然没有多少人真的懂,但是学校周围的书店里也热销了一番他的书。

  于我而言,夜晚的相辉堂是不凡的夜空,真正的复旦在那里浮出,如同星空,开始璀璨耀眼。

  每个学期总是有着一部或者两部话剧在相辉堂上演。看的人会放下手头的许多急事来捧这个叫做“燕园”或者“麦田”的剧社的场。很粗糙的道具,很简单的设备,很棒的台词,很投入的演出,很敬业的演员,很深的感动。他们或者她们也是我们中的某一个同学,在那个舞台上演着另外一个人生,或者是改编来的英文版的《雷雨》,或者是自己创作的《山海经》,或者是环环推理的谋杀案《煤气灯下》。我们从来不吝啬掌声,如果那戏剧真的打动了我们,我们也不吝啬眼泪。

  相辉堂总是那样不动声色,毫不张扬,虽然每一年,各种各样的晚上,有着各种各样的开幕式闭幕式在这里演出。校园里的歌手开始放喉高唱,从NIRVANA到唐朝,从古筝到用树叶吹歌,从改编三国演义的小品到西班牙舞。

  宽敞的舞台,如炬的灯光,无数期盼的目光,凭着夜晚,凭着青春,就让相辉堂见证自己这一刻的美丽。烟花不会忘记自己划过的夜空,相辉堂不会忘记这里闪耀过的青春。

  然后,谢幕。

  又是早晨,安静的相辉堂在那里微笑着。只有那里的石头有着全部的记忆,一年或者一百年,对相辉堂而言,无非是一眨眼。

  “中国第一位演说家”马相伯

  文/季为群

  “相辉堂”是为纪念复旦的创始人马相伯校长和他的继任李登辉校长而得名。今天当我们站在相辉堂前,就会想起一生为救国奔波、“毁家兴学”的马相伯老校长。

  马相伯擅长演说,在创建复旦公学时就设有演讲科,为国内首创。

  他让学生上台演说,并将演说作为文科的必修课。他曾定下规则,要求学生每星期日上午不要外出,由他拟定演说题目,同学们轮流练习演说。他还授予学生演说必需的方法,如分段,如开头结尾怎样抓住听众、使人信服等,令一班学生都很感兴趣。大概中国对于演说的注重,就始于彼时。马相伯对学生说:“演说只是人类在社会活动中发表自己意思的一种工具。真正有非常才与德的人,其演说必有可观。所谓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必有德。”可以看出,他不仅注重演说形式,更注重演说的内容和演说者的德才兼备。复旦此后的毕业生,不乏政治家、演说家,这和老校长早年倡导演说之校风密切相关。

  1906年,马相伯赴日本,在日华学会成立典礼上发表演说,勉励留学生:“爱国不忘读书,读书不忘爱国。”此言一出,被湖广总督张之洞引为至言,誉他为“中国第一位演说家”。中山先生也为之动容,大加赞赏。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第3天,92岁的马相伯不顾年事已高,慷慨激昂发表抗日演说:“噩耗传来,天地变色!国家危难至斯,诚达极巅……虽自顾老迈,亦愿勉励负一部分责任。”从1932年11月起,他连续4个月发表12次国难广播演说。他在上海土山湾的居所“绿野堂”,成为国人抵抗意志的著名象征。“七·七”事变后,他发表《钢铁政策》广播演说,呼吁国人立即行动,号召中华民族抗日自救,誓死抗击日本侵略。7月31日,在马相伯等人的努力下,救国会七君子终于被释放。“中国第一位演说家”成为了中国著名的抗日民主爱国志士。

  1939年4月,马相伯百龄庆典时,中共中央发去贺电,称他为“国家之光,人类之瑞”。

  李登辉校长的女子教育观

  文/钱益民

  1927年秋,复旦大学开始正式招收女生。在中国的大学中,这是一个迟到的举措,但在私立时代的复旦大学,却是一个不小的跨越,因为李登辉校长原本不赞同男女同校。

  李登辉并不反对女子接受高等教育,之所以坚决反对男女同校,是因为他知道,美国许多大学开放女禁后,学风每况愈下。所以,陈望道等教员向他提出男女同校的建议时,李登辉斩钉截铁地回答:“复旦要想男女同校,除非等我死了以后。”后来几经周折,校务会议才通过了男女同校的决议。

  但李登辉在社会上仍竭力提倡改良女子教育,培养儿童良善之基础。目睹了四十余年中国现代教育的得失后,晚年的李登辉意味深长地指出:现代女子,与往昔不同,得享与男子同等的高等教育。人类进化,男女同负其责,但女子有兼顾家庭之必要。若专重与男子相同之普通学科,则势必家务废弛,有顾此失彼之害。关于后代青年之基本教育,有句英国谚语说得好:“摇动摇篮之手可治天下”。大凡国家所依赖之民族,其个人体育、智育、德育三大要素之养成,全赖母教。培养健全国民基本教育之职,既属于母亲,而其子女幼时所受影响,关系其一生事业甚大,则母教问题之重要,实为任何问题所不及,若以男女教育相提并论而欲获良好结果,实不可能。对于女子,如何施以适当之教育,成为贤母良妻,较之使其成为政治专家,或科学专家,重要得多。

  这些言论,在今天的女权主义者看来可能不合时宜,但在我看来,依然有其合理的一面。对于如何补救现代女子教育之弊,李登辉校长的观点不无借鉴意义。

  相辉堂由来

  相辉堂原名“登辉堂”,最初建立是为了纪念老校长李登辉。登辉堂的原址是第一宿舍,也是李校长1922年通过募捐所建,后在抗日战争中被日寇炸毁。1947年初夏,登辉堂在废墟上展现新容。7月5日,李校长在这里作了最后一次讲演。他深情又满怀希望地对身穿学士服的复旦学子们说:一个大学毕业生,“应当为社会服务,为人类牺牲”,“服务、牺牲、团结,是复旦的精神,更是你们的责任”。1985年,为纪念马相伯和李登辉两位先生,登辉堂改称“相辉堂”,并请周谷城先生题字。相辉堂作为学校重要的演讲场所,接待过许多著名学者和政要。

  佩·琳·疗·养·院

  位于校园西南角绿树丛中的校医院,几十年前是一幢四角翘起的小楼,名叫“佩琳疗养院”。

  上世纪20年代,复旦迁到江湾后,离市区较远,治病很不方便。因此,学校于1925年成立了卫生处,1930年又设立了卫生委员会,并在经济十分拮据的情况下,拨款一万二千元建造疗养院。当时,李登辉校长的夫人汤佩琳女士不幸患病去世,校务委员会便决定将疗养院命名为“佩琳院”,以资纪念。

  李登辉校长经常去疗养院探望生病住院的同学,温语慰藉,使同学们深受感动。卫生处发现同学中眼、鼻、喉疾较多,但经费不足以聘请这方面的专家,还与北平协和医院联系,派干逢时医生前往进修,专攻五官科。一年后,干医生返校,特设五官科专科门诊,一时称便。

  学校卫生处认为,同学们“有健全之身心,始能有健全之精神;有健全之精神,始能使学业突飞猛进”。他们不仅负责治疗同学的疾病,而且从预防入手,组织卫生调查团,检查学校附近的饮食店,定期在校刊上公布,为学生称颂。

  东·宫

  复旦第一座女生宿舍

  文/桂敏玲

  “东宫”是复旦校园内一幢坐东朝西的宫殿式建筑,那是当年复旦第一座专为女生而建的宿舍。

  1928年第七期《复旦旬刊》发表新宿舍即将落成的消息说:“宫殿之式建筑甚精,绿窗与红壁齐辉,足为江湾道上增色。未来中国女文学家、女科学家均养成于斯灿烂宏伟之‘东宫’中。”这是对“东宫”名称最早的文字记载。

  东宫在燕园与子彬院之间。或许是优待女生吧,那里内部设施齐全,比男生宿舍好得多。一间间窗明几净,布置得高雅大方,门前一围绿篱,围着一大片如茵的草坪,可真叫男同学们“心向往之”啊。和现在的女生寝室一样,东宫门口立有“男宾止步”的禁牌,不过当年男生们调皮捣蛋的热情可也不逊于今天,曾有一位调皮鬼在“止”字上加了一横,纠集一群人喊着一、二、一“正步走”直奔宫内,吓得“公主”们个个如雨打梨花,深闭闺门。

  每逢校庆节日,平日里门禁森严的东宫照例开放,男同学一年之中只有这么一天可以进去观光,谁肯放过这机会?一个个打扮得整整齐齐,在那里东张西望、川流不息。而女生们也各运匠心、竭力布置,并且准备了糖果,可供任意取用。

  谁知那些表面上装得一本正经的绅士们,却暗中顺手牵羊。出宫后,有的袖笼里抖出糖果,有的口袋里摸出胭脂、口红、香水、手帕……他们开了庆祝向“东宫”进军的“战利品展览会”,然后来一个“失物招领”……有位女同学案头摆了一个一寸多长赛璐珞做的小棺材也被摸走了。她气得不得了,狠狠地骂道:“哪个小瘪三偷走了我的小棺材,一定不得好死。”旁人听了,都哈哈大笑。

  事隔几十年,当年的东宫早已毁于日寇的炮火,不复存在,但提起那一小段往事,校友们无不津津乐道。

  寒·冰·馆

  一个人,一座楼

  文/桂敏玲

  在相辉堂东侧的五百号,是一幢普普通通的二层大楼。六十多年来,她默默无言地矗立在那里,经历了战火的洗礼,目睹着时代的变迁。这幢楼在解放前曾被命名为寒冰馆,是为了纪念在重庆北碚的日军轰炸中殉难的复旦大学教务长孙寒冰先生。

  七十五年前,寒冰先生在复旦教授英国文学,他的学生回忆起他曾讲授过济慈的《夜莺》、卢梭的《新爱洛绮丝》和王尔德的《狱中记》。上课时他常常愉快地笑着,待学生永远温和、从无愠色。甚至有一次考试的时候,两个不守规则的女学生就在他面前进行讨论,他红着脸,索性一直望着窗外,那正是冬天,迎窗的只有一株没有花也没有叶的玉兰。

  而这个学问极好、正当壮年,事业和理想都充满了活力的老师,在1940年5月27日,日机第四次来袭时,倒在了一块横飞的巨石之下。同事听说有人在轰炸中丧生,急忙去找他,心里暗暗想着:“可不要是寒冰。”可是走到近前,见到的是完全被灰尘盖住的他———眼微睁着,脸好像突然间削瘦下去,苍白着,一只脚上的鞋子不见了。他受了重伤,一直僵卧着,再也不曾转动过一下,在医务处门前的石阶上、在总办公处堂屋前一张没有漆过的木床上、在没有遮盖的山坡上……

  1944年,重庆复旦校园里造了一座科学馆,命名为寒冰馆,以资纪念。抗战胜利后,复旦大学迁回江湾原址,将1924年建成的第四宿舍改为教室,命名为“寒冰馆”。郭沫若曾为寒冰先生题写挽诗云:“战时文摘传,大笔信如椽;磊落余肝胆,鼓吹动地天,成仁何所怨,遗志正无边,黄桷春风至,桃花正灿然。”孙寒冰是倒在了他一生孜孜以求的学问的战场上,求仁得仁,了无遗憾。今天我们面对着寒冰馆,就像是面对那个时代,怀念亡人,也足以兴无穷之哀思,激愤发之壮志。

  景·莱·堂

  以叶景莱命名的景莱堂(解放后改名为300号)坐落在相辉堂的西南面,如今这里已是新修建的蔡冠深人文馆,以展出老校长、老专家、老校友手迹等珍贵藏品为主要功能。

  景莱堂在子彬院之后建成,最初是复旦实验中学的校舍,隶属于当年的心理学院。初建时的实验中学楼也类似奕柱堂,为假三楼建制,上有阁楼,飞檐翘角,古色古香。然而抗战时期,江湾校区被日军占领,这栋三层建筑的顶部阁楼被炮火掀掉,后又被改建成了日本式的坡顶建筑。1945年,复旦师生从重庆迁回江湾校区,将这栋楼命名为景莱堂,以纪念这位为复旦创校建立不朽功勋的先辈。

  叶景莱:复旦的第一任学生会主席

  复旦历史上值得记取的先辈很多,公学的诞生和爱国老人马相伯密不可分,不过协助马老创校的七位学生干事知道的人也许并不多。复旦的第一位学生会主席(当时称学长)叶景莱就是这七位干事之一。

  叶景莱,字仲裕,浙江杭州人,生于1881年(清光绪七年)。他先在上海震旦学院读书,深得该院负责人马相伯的器重。但由于震旦学院是借耶稣会名义设在徐家汇老天文台内,所以屡遭天主教的压迫。马相伯领导进步学生进行抵制与斗争。叶景莱、于右任、邵力子等都是这场斗争中的学生积极分子。由于教会当权者有帝国主义作靠山,蛮横霸道,不可理喻,马相伯等只好脱离震旦,于1905年另创复旦公学(即后来的复旦大学)。复旦公学在马相伯的领导下,实施“民主管理”,推行“学生自治”。叶景莱被推为学长,是直接参与学校行政管理的学生代表。

  年轻的叶景莱对复旦抱着一份执着的爱,他以自己满腔的热情奔忙于建校的工作。复旦公学初办时,虽然得到社会各界爱国人士的支持,但是经济拮据,财力不足。叶景莱代表学校四出呼吁,向人筹款。复旦成立后的第二年,他冒着酷暑到南京、扬州、淮阴等地奔走累月,募得一笔款项,才使复旦能够继续维持,度过困难。

  而那份知识分子救国的心也让他的活动范围超出了校门。1906年,叶景莱参加了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光复会,积极从事反清活动。他与光复会会员沈瓞民等发起组织浙江旅沪学会,后又创办《神州日报》宣传国是主张,在当时社会上有很大影响。他还被推为浙江的国会赴京请愿代表。回到浙江后,他创办了《全浙公报》,还兼任杭州安定中学(杭州最早的中学之一)监督。

  1907年,清政府出卖浙江境内自嘉兴经杭州到宁波的铁路修筑权给英国,由英国资本为主,而已经集股成立商办铁路公司、准备开工的浙江绅商只被允许分购

股票。消息传来,立即激起了浙江铁路公司和商界、学界的强烈抗议。1909年,叶景莱投入浙江保路运动的斗争,坚决反对清朝政府勾结帝国主义出卖路权。但是这一群众性的爱国运动,不久为立宪派所控制,运动不能顺利开展。叶景莱对此十分愤懑,以致积忧成疾,患上了当时还不为人熟知的忧郁症。病稍愈后,他由上海去河南郑州探望父亲。途经镇江时,他对船员高谈保路运动发展情况,情绪激昂愤慨。就在这个深夜,他竟投江自尽,以身殉路,年仅29岁。

  相关专题:复旦大学百年校庆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