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新浪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京报抗战专题专题 > 正文

美二战海军士兵忆抗战:在日军最密集轰炸下生存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7月27日00:15 新京报
美二战海军士兵忆抗战:在日军最密集轰炸下生存

制图\许英剑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战役档案 瓜岛争夺战

  中途岛海战后,日本为夺回战略主动权,进逼美军在澳大利亚的基地。1942年8月至1943年2月,美日两军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简称瓜岛)展开了长达半年的争夺战。

  在瓜岛战役中,美军先后投入兵力约6万人,伤亡5800人;日军约3.6万人在岛上作
战,损失将近2.5万人。

  瓜岛战役之后,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美军则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和进攻。

  在一条泥泞小道上,一支海军陆战队正深一脚浅一脚地行军。周围热带植物茂盛,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恶臭。在队伍的后面,贺尔伯特·里温斯顿和他的几名战友用一张雨布做成简易担架抬着一名重伤员。大本营就在前方不远处,伤员却没能坚持到最后。

  “我又一次看见一名陆战队员在身边死去,但看着他的尸体,我的感觉却已经麻木了。六十多年后,这一场景依然历历在目。”里温斯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

  出征

  在美国遭受了珍珠港事件之后,里温斯顿选择了参军,1942年时他才19岁。来自佐治亚州的怀特也不过20岁。他们俩所在的部队被派往南太平洋战区。

  他们的师长曾经得到保证,新兵队伍不会在1942年年底之前上战场。但当日军先后攻占拉包尔、图拉吉、瓜岛后,这一承诺就失去了效用。

  7月31日,美军舰队在斐济集结完毕,向所罗门群岛进发。“第二天醒来时,发现在视线所及之处都是我们的舰只,各个方向都是。你被你眼前蔚为壮观的景象震住了,让你觉得自己也是某个大事件的一部分。但你对今后的事情却一无所知。“直到现在,里温斯顿对当时壮观的场面仍然印象深刻。

  里温斯顿隶属于第一陆战师第五战斗团第二战斗营“H”连,登陆地点是图拉吉岛。

  抢滩

  8月7日凌晨,登陆开始。里温斯顿从离岸边几百米的登陆艇上跳下去,泡在齐胸深的海水里,武器举过头顶,侧着身子慢慢向岸边挪。海面上舰炮的猛烈攻击让守岛日军只能躲进悬崖上的工事里面向下射击。上岸后,里温斯顿的小队进入了一块墓地,他和队友们靠墓碑做掩护。日军从山上向他们射击,但没有人被击中。

  当晚,里温斯顿的8人小队负责警戒任务,趴在沙袋工事后面观察周围有无日军活动。

  “晚上很黑,眼前出现了幻觉,看见了根本不在那边的东西,听力也变得不准确了。”里温斯顿将这一晚描述为“漫长的一夜”,“你不知道他们(日军)在哪里,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动进攻。一旦交战,我们所处的位置将有可能被两边的子弹打成马蜂窝。”说到这里,里温斯顿爽朗地笑了。

  生存

  相对于里温斯顿在图拉吉岛遇到的抵抗,怀特所在的第一战斗团登陆瓜岛要顺利得多。日军在岛上仅有近3000人的工兵和预警部队。7日,美军大军压上时,日军部队几乎未作抵抗就逃进了瓜岛茂密的热带雨林。到傍晚时分,美军有近1.1万人登上瓜岛。8日早晨,怀特和战友们找到了日军快建完的机场,而驻守的日军早已逃之夭夭。

  反击随之而来。8日晚,日军舰队击沉美军4艘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美军一夜间就丧失制海权。

  当时,怀特他们的补给只能坚持17天,这已经包括了从日军处缴获的粮食。“这些事情是我后来从报道中知道的。我想,如果我当时知道是这么回事的话,肯定也会害怕。”怀特说。

  6个星期之后,士兵们一天只能吃两顿。鱼罐头和米饭不够了,他们就吃岛上的椰子和香蕉。以至于战争过去好多年后,怀特面对椰子和鱼还是难以下咽。

  岛上闷热潮湿,还经常有暴雨。士兵们的制服和袜子逐渐烂掉,被称为“皮肤病酶”的真菌开始迅速繁殖。在士兵中,疟疾和痢疾泛滥,所造成的伤亡不亚于日军的轰炸。

  恐惧

  在图拉吉岛待了两个星期后,里温斯顿所在的部队被调到瓜岛。10月,师长要求第五战斗团横穿马坦尼考河,扩大控制面积。在行进中,第五战斗团与日军登陆的第二师不期而遇。

  在里温斯顿的印象里,这是他在瓜岛上遇到的最糟糕的一刻:“我们当时正向河谷走过去。这时,一杆机枪开始直接向我们扫射。迫击炮在身后不停地响。“

  “当时我们很慌张,只知道朝着前方开枪。我以为这次我们真的完了。最后,我很幸运活了下来,但我失去了许多战友。”里温斯顿回忆道。他们当时被困在山脚下的河边,当接到撤退的命令后,他们便用雨布把伤员抬出来。1942年10月15日,里温斯顿20岁生日的那个夜晚,对他而言是绝对的恐惧之夜。

  归去

  驻守机场的怀特每天都提防着日军的空袭或者炮击。日军派出战列舰组成的混编舰队突入瓜岛附近海域,对瓜岛机场进行猛烈炮轰。“金刚”号和“榛名”号战列舰曾在80分钟内倾泻了900多发356毫米大口径炮弹,创造了二战中最密集的轰炸纪录。

  用怀特的话来说:“头上传来的隆隆的炮弹声,仿佛是装满了货的火车发出的。”在这场轰炸中,怀特找不到任何安全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1942年12月15日,在岛上度过了4个月之后,怀特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他们被换防了。8月登陆瓜岛的时候,怀特体重135磅,这时候他只有115磅。

  士兵们通过登陆艇的货网来爬上军舰的甲板。“但那时我们已经太虚弱了,爬不上网子。”怀特回忆道。

  里温斯顿也在不久后被换下了前线。这时,长达半年的瓜岛争夺战也接近尾声。

  大事记

  8月7日,美第1陆战师在瓜岛登陆,同时占领图拉吉岛和另外两个小岛。

  8月18日- 28日,日军两次在泰维尤角登陆,与美军展开激战。

  9月12日,日军对美军在瓜岛修建的亨德森机场发起攻击,激战两天后,日军撤出战斗。

  10月,日军在塔萨法朗加等地登陆,对机场发起第二次攻击,再次遭到失败。

  12月,美军在瓜岛的兵力增至5万人。12月31日,日本决定停止瓜岛作战。

  1943年2月,1万多日军秘密撤出瓜岛。

  记者手记

  把生命托付给战友

  对于这场让他失去许多战友的战争,里温斯顿并不愿意评论太多。“尽管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我们在瓜岛取得了胜利,而且最终赢得了整个战争。如果你没有经历过,你很难想象它的残酷。”在采访中,他经常会提到“掩护”这个词。里温斯顿说,在战斗中惟一可以信任的只有自己的战友,大家都把生命托付给了战友,很多人都成了生死之交。“如果没有同伴的掩护,我也许无法活着离开那里。但仍有很多人牺牲了。”里温斯顿在电话里停顿了好一会儿。

  在瓜岛的地面作战中,美国陆军阵亡士兵1592名,其中的1152名是海军陆战队员。“我们都是朋友,你可以想象我们在看见他们无助死去时的感受。我一直都无法忘记那些场景。”

  大约10年前,里温斯顿在美军的内部通讯上看到一则关于他们救助的那名伤兵的报道。他立刻和那名士兵的家人联系。“尽管瓜岛战争已经过去几十年,但我要告诉那名士兵的家属,他们的亲人在去世的时候并不孤独。我拨通了他们家的电话,告诉他们我认识他们的父亲,我们曾经并肩战斗。他们非常感谢我。”

  现在里温斯顿住在养老院里,每天的生活非常悠闲。养老院的对面是一个公园,只要是好天气,他都会去那里散步。有时,他也会给在公园里玩耍的孩子讲讲他们在瓜岛的战斗。

  “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有空的时候,我也会给那些老战友打个电话,大家总是能聊很久,一些当年的小事都能逗得我们大笑。”但里温斯顿也略带悲伤地告诉记者,现在这些老战友已经越来越少……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范辉

  相关专题:新京报抗战专题 


新浪友情提醒:看新闻也有“巧”方法! 
 【评论】【收藏此页】【 】 【多种方式看新闻】 【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12286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