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打飞的”美好愿景泼点冷水

2013年11月13日11:05  新闻专栏  作者:晏扬  

  国家民航局和发改委日前发布通知,取消国内航线票价下浮幅度限制,不设打折下限的航线新增31条。民航局副局长夏兴华表示,未来几年要大力发展低成本航空,实施大众化战略,使民航从高端型消费向经济型消费扩展,提高民航服务的覆盖能力,实现“县县通、及时达”,使民航成为大众化出行方式。

  取消机票折扣下限,标志着我国民航业市场化迈出了新步伐。此前,民航部门对国内航线票价实行浮动幅度管理,对票价上浮和下浮幅度进行双重限制。从初衷上看,限制上浮幅度是为避免各航空公司达成“价格同盟”侵犯消费者利益,设置票价折扣下限则为避免各航空公司之间恶性竞争。这个政策的初衷良好,并且适应了我国民航业从垄断向市场过渡的现实,但又在客观上压缩了航空公司的竞争空间,抑制了民航业的竞争活力,可谓“利弊相依”。

  现在,随着高铁的兴起,民航业面临着来自外部的巨大竞争压力,不得不放下身段,以取消机票折扣下限解除行政束缚,释放竞争活力。这对于消费者是一大利好,对于航空公司也不失为好事,至少,春秋航空再也不必担心因为推出超低票价而遭到“围剿”了。

  实施大众化战略,发展低成本航空,从高端型消费向经济型消费扩展,这应该是我国民航业的发展方向。不过,对于官方描绘的“县县通、及时达”美好蓝图,以及坊间畅想的“打飞的”美好愿景,我却持非常谨慎的态度,既担心这个愿景犹如镜花水月,又担心为了实现这个愿景而不切实际盲目发展,结果却是劳民伤财。

  实现“打飞的”的愿景,一方面机票价格要足够低,另一方面航线覆盖范围要足够广。先看机票价格。在竞争压力下,各航空公司的机票价格可能更便宜,但又便宜不到哪里去。据报道,国内航空公司的可控成本仅为20%,不可控成本高达80%,包括税收、起降费、维修费、航油费、航材费等,都是航空公司必不可少的开支,而且费用畸高。航空公司的燃油由中航油(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垄断,航空器材由中航材(中国航空器材集团公司)垄断,各个机场也构成自然垄断——概言之,虽然航空公司走上市场化道路,但与之紧密相关的行业仍是一块块垄断坚冰,而垄断往往意味着高价。

  如果这些坚冰不打破,航空公司之间竞争再激烈,票价下调的空间也很有限,超低票价的美好愿景将很难实现。

  再看航线覆盖范围。航班晚点问题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说来说去,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我国民航空域资源有限,只占全部空域的20%,如果空域不更多地开放,增加航线、扩大覆盖范围只会让空中交通更加拥堵,“及时达”将沦为笑谈,这样的“飞的”没多少人愿意打。

  更让人担心的是“县县通”,民航局曾多次提及这一目标,尽管语焉不详,但要实现“县县通”,起码每个地级市都得建一个民用机场。可是,现在连不少省会城市的机场都“吃不饱”,更有许多支线机场闲置,盲目建机场的惨痛教训屡见不鲜。在“县县通”目标指引下,又将有多少地方好大喜功、重蹈覆辙?又会造成多大的浪费?想想都可怕。

  给“打飞的”美好愿景泼冷水,一方面希望民航业深化改革,破除种种垄断坚冰,向市场化方向再迈进;另一方面希望民航业遵循自身发展规律,求真务实,切不可急功冒进、盲目贪大求快。

文章关键词: 航空公司 票价 航线 垄断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