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赞同法定婚龄降到18岁

2016年01月06日09:17  新闻专栏  作者:洪巧俊  
18岁法律上算是成年人了,为什么不给他们结婚的权利? 18岁法律上算是成年人了,为什么不给他们结婚的权利?

  文/新浪专栏 观察家 洪巧俊

  4日《新京报》刊登了何亚福《法定婚龄能否降到18岁》一文,引起争议,5日何亚福就一些争议继续撰文释义,有网友说,“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砖家为何还在提倡早婚?”“18岁结婚,是不是太早了?”“现在18岁的年轻人有几个经济独立的?没有经济上的独立,怎么能结婚?”

  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伪命题,其实何亚福先生都回答得很好,他说,降低法定婚龄并不等于提倡早婚。这是因为,法定婚龄只是允许结婚的最低年龄,并不是说到了法定婚龄就应该结婚或必须结婚。法定婚龄降低到18岁,并不意味着提倡你18岁结婚,更不意味着你到18岁就必须结婚。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到28岁或38岁或48岁才结婚,或一辈子也不结婚,你有这个选择的权利。现在很多人到18岁还没有经济独立,但也有很多人到22岁仍然没有经济独立,按照一些反对者的逻辑,是不是说法定婚龄应高于22岁?

  何亚福先生是人口专家,一直致力于人口问题的研究。记得是2013年6月我收到杨支柱先生寄来的《火眼金睛看计生》和《人口危局——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前一本是杨支柱先生自己的著作,后一本是何亚福先生的著作。“中国目前已处于超低生育水平,我们未来可能将不得不面对老无所依的窘境!”是何亚福先生著作封面的警告语,这句警告语尤其令人注目。受杨支柱先生委托,我为该书写了一篇书评《假如计划生育把袁隆平计划掉了》,我在该文说,假如计划生育把袁隆平计划掉了,中国的粮食资源咋样?假如潮汕人没有“多子多福”的习惯,生了哥哥姐姐,就不再生弟弟黄光裕、马化腾,还有国美这种全国连锁市场,从而让中国家电进入微利时代?我还能和你们QQ聊天吗?

  关于法定婚龄应该降到18岁,这个话题我早就谈论过,2012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认为应修改《婚姻法》关于“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的规定,建议将法定结婚年龄降至18周岁。她表示,现行法定婚龄导致“剩男剩女”、高龄产妇、未婚同居等现象不断增多。3月4日我发表了题为“假如修改《婚姻法》,你会18岁结婚吗?”的评论。

  我在该文中说:现行法定结婚年龄定得过高,带来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黄细花代表说到的一些没有达到法定婚龄而想结婚的人,为了早日结婚,采取用假身份证、虚报年龄的办法领取结婚证。有些人干脆就“未婚同居”,造成事实婚姻,但法律不承认不保护这种婚姻,这无疑隐藏了诸多社会隐患。这样的事在农村很多。但为什么黄细花代表的观点会遭到网友的反对呢?我仔细阅读了网友的观点,网友的理由是7岁上小学、13岁初中、16岁高中、19岁上大学、大学毕业22岁,怎么能在18岁结婚呢?婚姻是一种责任,18岁有能力承担家庭责任?会让房价继续飙升,影响计划生育等。这些理由,其实并不是理由,只是对黄细花代表观点的误读。黄细花观点很明确,针对农村早婚现象。降低法定婚龄,有利于保护普遍存在低龄事实婚姻一族的合法权益,有利于社会和谐稳定。就是《婚姻法》修改18岁于法定结婚年龄,并不是18岁就必须结婚,你有选择结婚的自由,只是年龄范围宽度大了,人家保护的是“低龄事实婚姻”。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18岁的公民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18岁法律上算是成年人了,为什么不给他们结婚的权利?我赞同黄细花代表的观点,是因为农村青年考上大学的毕竟是少数,而大多农村孩子只读了初中。资料显示,我国4.8亿农村劳动力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约占4.2亿人。也是说大部分农村青年16岁就走上了社会,外出打工。农村青年大多能早成家早当家,承担起家庭责任,这有利于乡村和谐。

  该文发表后,反响较大,人民网转载时附上了“评上评”,人民网评论说:不同的人,处在不同的环境,站在不同的角度,给出的看法可能大不相同。农村地区存在早婚早育是事实。在许多城里的高中生还在课堂啃书本的时候,农村十六、十七岁的“大孩子”已背上行囊进城打工,在挑起生活重担的同时,结婚也是一些人“成家立业”的一个选项。不到现行法定结婚年龄,一些人未婚同居、虚报年龄结婚,是客观存在的。社会不能回避由此产生的各种问题。黄细花建议修改《婚姻法》中的最小结婚年龄,其实是希望法律承认低龄结婚这一事实,保护当事人的应有权益。而一些网友对此持嘲弄与反对的态度,则是出于城里人眼中的上学轨迹、家庭责任、房价问题、对早婚早育的不屑。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城乡的观念与行为差异。既然法律不可能对不同人群的结婚年龄采取区别对待,对于法律该如何制定,就必然会因为观念与行为差异而产生争议。借用一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黄细花表达了一部分人群的观点,没有伤害到其他不愿意早结婚者的权益,没有理由被鄙夷。将眼光放远一点,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婚姻条例》规定,年满16周岁、未满21周岁的男女,可在父母或监护人同意下结婚;台湾地区针对“未成年人结婚”,也是需要监护人同意;西方一些国家的法定结婚年龄同样在16-18岁之间。所以,社会无需对黄细花的建议大惊小怪。何况,就算真的修改了法定的最小结婚年龄,是否结婚还是个人的选择、必须尊重当事人的意愿,没有人可以强迫。

  在我看来,农村青年大多能早成家早当家,承担起家庭责任,这有利于乡村和谐。如果你去乡村就能发现,那些早结婚的年轻父母孩子健壮,且聪明伶俐。在18至22岁生的孩子应该是质量最高的。黄细花说,由于法定婚龄的延迟,导致育龄不断延迟。目前,中国平均结婚年龄主要集中在25岁~29岁之间,年龄推迟趋势非常明显,最终导致高危妊娠比例增加。因此,降低法定婚龄和生育年龄,有利于保护妇女儿童的身体健康,有利于优生优育。修改《婚姻法》,将法定结婚年龄降至18周岁,是时代和现实的需要,更是以人为本,尊重公民的权利。

  何亚福先生也说,现在农村有一些十八、十九岁的青年男女谈恋爱之后想结婚,但由于达不到法定婚龄,领不到结婚证,只好同居了,成为事实婚姻,但法律又不承认这种婚姻,他们的合法权益难以得到保障。其中一些情侣未婚先孕,又不能登记结婚,如果孩子生出来就要被计生部门征收“社会抚养费”,只好做人工流产了,这也是中国女性人工流产率较高的原因之一。

  有一句网络流行语说得好:“法律规定男人18岁可以参军,22岁才可以结婚,说明女人比敌人难缠,结婚比打仗危险。”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何亚福先生回答说,这说明现行的法定婚龄确实是太高了。何亚福的向网友的释义都是很客观的,他的观点,我赞同。

  我是一位长期研究“三农”的人,站在农民的角度来说话,法定婚龄应该降到18岁,可以减轻农民负担,少交社会抚养费,少被折腾,再说交社会抚养费本身就是一种恶政。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婚龄 结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